川普邀請一些在美國鋼鋁企業服務的工人到白宮來,要他們見證,川普為了保護他們的飯碗,對於這些進口鋼鋁到美國的國家,課與保護性的高關稅。川普的這一舉動深得生活在低階層的勞動者的心,特別是這些低階的白人,但是卻在全球的貿易活動中掀起了一股逆時代潮流的反動潮。

與此同時,川普又要求中國大陸要自動縮減對美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當然,他又毫不例外的誤植為10億美元。過不了多久,他故意在中國人大選舉習近平為國家主席的前夕,簽署了美國國會通過的台灣旅行法。事實上,他可以選擇不簽署,讓這項法案自動生效,故意選在人大投票前一天的動作極具挑釁的意味。除此之外,川普又要求商務部單獨對中國大陸提出保護性高關稅措施,原本美國商務部提出的是300億美元,但是川普大筆一揮,增加為600億美元,全世界沒有哪一個國家可以理解,提出所謂為了國家安全、智慧財產權等的理由而提出的懲罰性關稅是可以這樣的任性作為。這些新聞我們可以怎麼解讀呢?

首先,美國是有意先提出對於鋼鋁的高額關稅措施,這項措施對歐盟、加拿大、墨西個、日本、韓國和俄羅斯的影響遠遠大於對中國大陸的影響,因為美國很清楚中國大陸對美國有關鋼鋁的輸出額對美國進口鋼鋁的占比遠小於她的同盟國。美國這樣的動作是先把槍抵在盟國頭上,迫使他的盟國做出兩種選擇:一是當美國與其盟國重談FTA的時候,其盟國必須讓利給美國,美國會對讓步的國家取消高關稅,例如加拿大、墨西哥和韓國等。另一個目的就是他的同盟國只要跟美國站隊,追隨美國一起來對抗中國大陸,美國就豁免對這些站隊的國家課以高關稅。簡單的說,美國就是拿槍威脅他的盟國不是讓利給美國,就是必須跟美國一起來對付中國大陸,這個行徑非常類似江湖上的黑色會。所以,我們倒要看看這些已發達的所謂西方先進國家,面對他的黑色會老大的威脅是否有道德勇氣,還是他們只是小鱉三而已。

川普這一系列的動作說穿了就是為了要中國大陸向他低頭,承認他還是現今世界的老大。簽署台旅法就是打台灣牌,放話不排除充新挑戰一個中國政策,拿台灣議題要脅中國大陸與之進行交換。簽署鋼鋁保護性關稅就是要逼他的盟國與美國站隊,求得美國的關稅豁免,以孤立中國大陸,接著當然就針對中國大陸就是祭出所謂的600億美元的保護性關稅了。

在川普和他的幕僚團隊的小腦袋裡認為,這些無與倫比的措施一定可以迫使中國低頭。殊不知,習近平怎麼可能低頭呢?中國不當老大,但是也絕對不會讓人當他的老大。從平準購買力來看,中國早就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從消費力來看,中國在今年也會超過美國,從經濟結構來看,中國已經擺脫出口導向的國家,這樣的經濟實力豈是川普所能壓制的。大陸懂英文的人口數量遠遠大於美國懂中文的人口數量,換言之,中國對美國的瞭解遠遠大於美國對中國的了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多算勝,少算不勝。在這場世界級的貿易大戰中,沒有贏家,但是這是美國所挑起的,美國必然是最大的輸家,因為,他輸得不只是經濟,也是同盟國的信任,更是國家道德和品格的淪喪。

編按:中時電子報聘請知名學者賴岳謙教授開闢專欄,從犀利獨到的觀點為讀者分析解讀重大國內外及兩岸新聞,每周一刊出。

(中時電子報)

#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