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28日指出,美國總統川普針對大陸和日本等貿易順差國的保護主義貿易政策,正在明顯動搖全球的金融和資本市場,然而如果美陸的貿易失衡進一步擴大,有可能導致美元存在感顯著下降,美國對這一事態的擔憂也忽隱忽現。因此在對陸制裁的背後,有觀點認為美國可能有保衛儲備貨幣地位的意圖。

作為反制美國制裁的措施,陸方23日暗示減少美國國債。大陸的美國國債持有額截至1月底達到1.1682兆美元,比日本多1024億美元。占海外對美國國債持有額整體的18.7%,比1年前增加1.0個百分點。大陸1月凈買入美國國債41億美元,時隔3個月凈買入,僅觀察這個數字,似乎還看不出大陸準備減少購買美國國債的情況。

日經QUICK新聞編輯委員永井洋一分析說,大陸始終抱有一種不安,如果美國國債下跌、美國利率上升,民間資金有可能流向美國,因此陸方對於減持美國國債,持審慎態度。另一方面,大陸揚言減持美國國債,已對美國構成強烈的牽制。這是因為美國2017年創出4662億美元經常收支逆差,如果無法從海外融資,將舉步維艱。

當前美元作為結算貨幣在全世界使用,美元會經由各國政府的外匯儲備流回美國,但如果這種以美元為儲備貨幣的體制動搖,美國的資金週轉將立即變得嚴峻,將發生導致經濟冷卻的「惡性利率上升」。

美國應該對這樣的事態最為心知肚明。因此,市場經濟學家神谷尚志指出:「川普發動的貿易摩擦,或許隱藏著單純希望增加美國産品出口之外的其他意圖」。他認為,美國真正的意圖應該是,要在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地位被大陸人民幣取代之前,就摘除其萌芽。

在人民幣交易限制被放寬的2009年以後,人民幣的國際結算迅速擴大。大陸人民銀行(央行)統計顯示,2015年達到總額12.1兆元。雖然2017年回落至9.2兆元,但長期來看,今後人民幣進一步得到利用的可能性很大。其背後存在著大陸出口實力的快速增長。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統計顯示,大陸貨物出口額2017年7~9月達到約5700億美元,比美國高出近5成。反過來説,美國想要遏制人民幣的崛起、維持美元的存在感,糾正美陸貿易失衡就是當務之急。

從大陸角度來看,也不希望立即看到人民幣國際化,以免操之過急導致資本外流。對大陸來説,「國債減持牌」是一把雙刃劍。

美國對陸貿易制裁將招致全球企業的生産效率下降,導致經濟(股價)冷卻,但另一方面,如果大陸當真減持美國國債,美國利率也將面臨上升壓力。美陸雙方圍繞儲備貨幣寶座的算計一旦稍有差池,就可能有導致世界經濟陷入滯脹(經濟蕭條和物價上漲)的危險性。

(中時 )

#經濟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