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矛頭指向中國,3月對進口鋼鋁產品課徵高關稅,而中國4月1日深夜予以回應,公布針對美國128項產品的關稅懲罰清單,使中美貿易戰擂起陣陣戰鼓聲。

然而,最緊張的,還是夾在中間,承擔全球電子設備生産的台灣大型代工(EMS)企業。

日經中文網3日指出,由於零組件和人工成本高漲,台灣代工業已陷入幾乎沒有利潤可言的局面。而美國蘋果的iPhone生産又出現混亂,今後還可能受到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眼前可謂面臨「三重苦難」。

分析說,台灣企業將美國大型IT企業與中國大陸生産聯絡起來,主導了世界的水平分工,而能否在中美夾縫中覓得新生路,將成為考驗。

「在交易數量增長的同時,要求降價的壓力也愈來愈大」,一位向大型代工企業供應蘋果産品相關零組件的中小企業經營者這樣吐苦水。

台灣4家大型代工企業2017年會計年度都收入雖然增加,但利潤並不樂觀。最大的鴻海精密工業預計利潤最終會下降,而這是自雷曼危機以來,時隔9年再次出現收益減少的局面。由於全球經濟景氣看好,出現了積極更新個人電腦和升級伺服器的趨勢,但這未能彌補增加的成本。

蘋果公司藉由壓縮産品開發時間,迅速讓最尖端産品上市。鴻海構築了可以實現這要求的供應網,從而確保了高速增長。面向蘋果公司的業務在營業額中所佔比例已經超過5成,但這風險在2017年終於表面化。而同樣問題也發生在分擔iPhone訂單的和碩聯合科技身上。

iPhone年産量超過2億支,代工企業從中受益頗豐。但台灣大型電子零組件廠商透露,無論是價格、交期貨﹐或質量管理等條件﹐也是「世界第一嚴格」。蘋果為了避免銷售機會溜走,可以要求供應商加緊生産,可是一旦銷售低迷,就單方面減少産量,而供應商預備好的生産設備和人手等成本﹐就只好自行承擔。

因此﹐也有人將伴隨巨大風險的iPhone業務比喻為「毒蘋果」。

而蘋果與鴻海的關係﹐已成為中美間快速成長的台灣代工企業象徵。美國川普政府正以中國侵犯知識産權為由﹐考慮對信息通信設備進行關稅制裁。各企業在關注中美談判進展的同時,也擔憂這模式的根基是否受到動搖。

關於這對供應鏈的影響,台灣經濟研究院的孫明德主任認為,顧客的期望是關鍵。自高喊「美國第一」口號的川普上台以來,蘋果和鴻海一直在探討前往美國生産。不過﹐鴻海在美國的投資目前僅限於更易自動化生産的液晶面板。若在美國生産iPhone,成本將是原來的1.5~2倍。孫明德指出﹐如果陷入必須提高産品價格的地步,對蘋果競爭力的影響﹐終究會讓美國客戶做出艱難的判斷。

另一方面,中國大陸提出了藉助人工智慧(AI)﹐以提升産業水準的《中國製造2025》,並期待台灣代工企業承擔推動者的角色。分析指出﹐鴻海的核心子公司申請在上海上市時,中國大陸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審核,挽留的態度非常明顯。各台灣代工企業在中美夾縫中掙扎的局面不斷加劇,但目前似乎尚未找到新的解決對策。

文章來源:台灣代工企業遭遇「三重苦」

(中時電子報)

#美國 #中國 #台灣 #貿易戰 #蘋果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