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愛孫安佐的Home媽希伯特,現在被檢方逼為孫案的證人,可能必須為檢方辦案提供證詞?這個戲劇化的發展的關鍵是發生在美國時間三十號晚上。

孫安佐被捕是美東時間二十七號,但是在三十號晚間,也就是三天之後,警方再度申請搜索票搜查孫安佐房間。根據警察局局長奇伍德的說法是,他一直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地方,覺得應該有槍,所以這一次進了孫安佐的房間後,從他的電腦上發現了一些線索。

這個線索是甚麼? 他沒有細說。但是因此他發現了孫安佐寄宿家庭的HOME 媽希伯特在得知孫安佐被捕後的第一時間回到家中取出一個黑色的袋子,然後把它放在另外一個地點,然後循線找到了希伯特藏匿的黑色袋子。一打開發現了九釐米的手槍以及一千六百多發子彈。他強調,希伯特沒有告知警方她藏在哪裡,是警方按照蛛絲馬跡去尋獲的。

我想起來在二十九號訪問奇伍德時他自信滿滿地表示,根據孫安佐傳給同學的一張照片,有他在房間內拿著槍,所以我相信有槍只是還沒有找到。結果真的被他找到了。

從奇伍德的語氣可以發現,針對希伯特他掌握了一些證據,但是因為還在調查當中,所以不願多談。不過從他那一句「要是由得我的話,我就會把她逮捕」就可以透露出訊息。所以當他一直跟我強調是現時點,現時點她是轉證人 。但是以後會不會被逮捕還很難說。然後又說,至於為何需要她當證人,是有原因的,但是我不方便去討論。

現在這個案子有美國國土安全部的介入,調查範圍涵蓋了移民、恐攻、槍枝法及憲法等等。這些都超越了上達比警局的權限。所以雖說現在還是地方案件,但是接下來會不會是聯邦案,要等鑑定結果出爐之後才知道。

國土安全部司法鑑定有兩個重點,第一就是要查孫有沒有共犯,第二是他在網上買各種自組槍枝的零件及彈藥和軍事配備等等的採購有沒有違法。

孫安佐的九釐米手槍是自製的。大部份的零件都是在網上合法購買,但是有一樣最關鍵的東西叫做 RECEIVER (機匣), 也就是把各種部份接連在一起的最重要的一個零件。這個Receiver必須是要有廠商序號也必須通過背景調查 (除非是買半成品)。 如果孫安佐非法購入,那麼就是違反了美國的槍枝法,也就是聯邦法,罪名又多了一項。

合理的懷疑是,孫安佐在購買這些彈藥以及槍枝零件的過程,希伯特知不知情?有沒有提供協助? 如果完全不知情,也不去查他的房間,怎麼會在第一時間就進入他房間,拿了最關鍵的槍枝和彈藥?

對於台灣媒體,奇伍德最想說的是「沒有任何人硬要將孫安佐背負一個他沒有犯下的罪名,只是對他的指控是很嚴重的,因為蒐集到的物證太為驚人。把所有的東西加在一起,實在讓人會去懷疑他的行為與動機」。

而HOME 媽要是真的轉為證人之後,會有什麼樣更讓外界驚訝的內情?我不知道。但是一定不單純。

(中視)

#孫安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