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安佐案情發展到現在,連當初堅信孫安佐在預謀甚麼(Planning Something )的上達比警察局局長奇伍德都忍不住搖頭說:「 這個小孩看來真的好像有甚麼精神問題?」

為什麼他這麼說?因為現在他的消息來源已不止是他搜到的物證。前兩天和他做錄音專訪,他告訴我檢方計畫把HOME媽轉為證人之後,錄完音他倒過來說 :「好,現在不是訪問了,換我來問妳一個問題。」

問了我甚麼?基本上,就是他看了一些物證以外的東西,然後不知道要怎麼去評估。其實他問我的問題我也無法提供答案,因為我真的不認識孫安佐,話不能亂說。

孫案發生到現在,我唯一採訪過真正對孫安佐在案發前有第一手資料的,就是替孫安佐和HOME媽間牽線的芭芭拉奶奶。她說孫安佐認為在美國人人有槍。誰要是有這種看法,在美國一定會被某些人形容成神經病, 就是有點瘋瘋癲癲的。

孫安佐想法奇特,說他和普通人不同並不誇張。他可能在某方面絕頂聰明,但是卻似乎與現實社會脫節。

孫安佐被捕之後,他會被要求做一個評估,這個評估叫做Competency Evaluation.(能力鑑定或精神鑑定)。就是要看他精神狀況是否夠健康到可以接受公審。

這當然是要專業人士去評估。如果被認定精神有問題,那麼必須接受治療,看他的能力是否會恢復。如果不能,就是無法接受公審,那麼就獲不起訴處分。

沒有人知道孫安佐的評估結果是甚麼。只是有一點不同於常人或是想法比較特別,還是真的在精神狀況上出問題。這些外界不得而知。

但是在美國,mental illness (精神異常)是一個常被用來脫罪的方式。問題是如果精神本身正常,那要很會演戲,演到專業人士都被騙過的地步。

從警方針對孫安佐的訴狀書看來,孫安佐是一個誠實的小孩。然後他有辦法自組手槍,在網上搜查以及購買這麼多的彈藥及軍事相關配備,學校成績等等,精神狀態差到不能接受公審似乎很難成立。

但是換一個角度來說,雖然他英文能力沒有問題,但是對美國文化不了解,加上各種想法以及做法,並非常人會有的。像他曾經跟家教老師說,相信有一天殭屍會來。還在家設逃生通道,這真的就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所以在看了一些國人提供的相關報導以及資料之後,連奇伍德都要搖頭說,這小孩精神狀況好像真的有些問題。

(中時電子報)

#狄鶯救子 #孫安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