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盛傳因為警長認為孫安佐「精神不濟」,因此狄鶯一定會贏,孫案將很快就了結。記者就此向上達比警長奇伍德求證。

奇伍德向記者表示當孫安佐的辯護律師羅伯特凱勒取消記者會之後,大批在賓州的記者都趕到他的辦公室。在那場聯合採訪中,的確有談到孫宇佐的精神狀況。

當天他到底是怎麼說的呢? 以下是來自奇伍德本人的描述:

「I never saw the mental report on him (我從來沒有看到孫的精神鑑定報告) 所以他有沒有通過鑑定我也不知道。的確有媒體問我覺不覺得孫的精神狀況有些問題,我說 Could be (有可能) 但是這是我 personal opinion (個人意見)。」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看法,就是孫安佐似乎想法脫序,行為也有些與眾不同。但是這種個人意見,就跟警長的個人意見一樣,對案情本身沒有影響。

首先,精神評估不是警方的範疇,而必須是由專業人士(如心理醫生)鑑定的。

再來,美國警方執法目的是要將嫌疑犯繩之以法。會將所有查到的證據提交檢方去建立Probable Cause (合理證據)。 然後希望預審的法官會認為有足夠的證據將嫌疑犯交付公審。立場與被告是完全相反的。

另外,就算孫精神上出了些狀況也不能叫做精神不濟。應該會有心理專科上的名詞。

Mental Illness 是美國社會一個很大的問題。 很多無差別殺人的槍擊慘案, 都是因為嫌犯有精神上的疾病。所以美國在槍枝管制上最大的討論就是購槍時是不是要做詳細的背景調查,讓有心理問題的人不能夠那麼輕易地可以擁槍。

另外,在美國被告要是沒有通過精神鑑定, 也就是不能接受公審, 不是案子就了了。 按照美國司法程序,嫌疑犯必須要接受Competency Restoration Treatment,也就是要接受治療回到身心上可以接受公審的狀況。然後再看下一步。

賓州偏偏在這方面醫療資源嚴重不足,上百名在等待名單上,使有些被告在等待做心理治療的時間比他們該服刑的時間都要長。所以最近被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提起集體訴訟,去年六月才達成和解。賓州政府的公共服務部承諾改善。

以孫安佐的聰明才智,很難想像他有「能力」上的問題,頂多是想法比較特異而己。到底在美國方面的相關測試下會有什麼樣的結論,目前無從得知。

要是誰有特殊管道可以斷言此案很快可以結束,應該是掌握了檢方與被告雙方正在進行認罪協商,而不是警長的一個私下意見吧!

(中時電子報)

#美國 #孫安佐 #狄鶯 #校園 #槍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