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首腦峰會,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對兩岸而言,兩韓峰會能成功舉辦,其實有很多值得學習之處。對台灣而言,同樣面對選舉壓力、同樣面對境內支持統一人數銳減,為何文在寅可以克服障礙,成功舉辦兩韓峰會?其所採取的途徑,值得我方參考。

文在寅本來就是主張左派思想、主張改善與北韓關係的南韓自由派政治人物,他於2017年當選總統,雖然得票率比第二名的右派保守派多了17個百分點,但實際上他的總得票率只有41%,加上就職後面對前朝政府就已經跟美國承諾的薩德,因而面臨了大陸一連串的制裁,又碰上北韓不停的試射飛彈,甚至試爆核彈,更讓南韓民眾對北韓深感恐懼,使文在寅難以兌現他的改善對北韓關係政策。

可是文在寅不急,他很有策略,深知南韓民眾最在意的還是內部問題,南韓跟我們一樣,許多青年面臨高物價高工時但薪水相對低的問題。因此文在寅先從實現內政承諾著手,提高最低工資,並將每週工時上限由68小時降為52小時,還把被排除適用每周工時限制的例外行業(相當我們的責任制),由原本的26類大幅縮減至5類,且大蓋公共住宅。這些舉措自然深受青年與勞工歡迎。

在南韓,跟我們一樣,青年相對於中老年人,支持統一的比率明顯較低。但文在寅藉由優先推動青年需要的政策,安撫了青年的心。

於是等到之後國際局勢轉變,川普和金正恩相繼轉變,時機成熟,文在寅終於可以大膽的和金正恩碰面。儘管南韓內部仍有少部分疑慮聲音,但這不構成問題。本來去年南韓政府智庫「韓國統一研究院」的民調顯示,南韓民眾對兩韓統一的支持度下滑,年輕人尤其低。20多歲年輕族群反對統一的比率高達71.2%,而全部受訪者中,支持統一比率也從4年前的69.3%降至57.8%。

然而峰會前幾天,「韓國輿論振興財團」25日發布的最新民調顯示,70.1%受訪者表示支持兩韓統一。若以年齡層來區分,40歲世代支持統一比率最高,達75.2%,20歲世代支持比率最低,但也達到61.9%。文在寅的策略,成功提高了南韓民眾,尤其青年的統一支持度。

南韓的例子,很值得先前的國民黨政府、馬英九總統省思。馬政府當時積極推動兩岸和解,採取先談經濟後談政治的策略,問題是兩岸經濟上的互動往來,無法讓多數在台灣受雇於人的青年與勞工直接感受到好處。偏偏在內政上,馬政府提高基本工資和減低工時的幅度,又遠遠趕不上青年與勞工的期待,尤其任期尾聲好不容易基於減低勞工過長的工時,要把單周工時調降為40小時,卻又同時砍了七天國定假日,更讓勞工不滿。

這導致當時的在野黨得以見縫插針,把兩岸經貿往來講成只有大企業與買辦得利,甚至宣稱越往來害台灣房價越高,導致青年過得更苦。於是年輕人當然不會支持兩岸往來,更有甚者,先經後政的方式,導致兩岸政治、軍事與外交上依然敵對,使台灣青年不安,覺得經貿過於依賴「敵人」很危險,而這樣的依賴對自己的收入又沒有直接助益,於是有了太陽花。兩岸的進一步往來停擺。

本來馬政府是基於先易後難的原則決定先經後政,且希望藉由經貿先交流讓民眾感受到兩岸交流的好處,才會支持再進一步談下去。但可惜因為內部對青年與勞工的照顧不足,導致這樣的政策無法引起共鳴。如果用文在寅的方式,讓勞工和青年感到生活明顯改善了,縱使仍有太陽花,規模和影響力絕對小得多。而年輕人和勞工從經貿觀點出發的話,也就更有可能願意政府與大陸談。

此外如果馬政府也用文在寅的方式,先政後經,直接面對矛盾的核心,加以取得共識,也比較有機會能真正讓民眾從政治觀點思考時,對兩岸交流安心放心。畢竟兩岸間原本的問題就不是出在經貿,而是出在政治上的對立,經貿上交流再多,政治問題不面對不解決,又怎麼奢望能藉由經貿交流就讓政治對立自動消失呢?

(中時 )

#青年 #兩岸 #南韓 #統一 #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