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鈺回顧近60年的鑑識生涯,分享認為挑戰最大的案件,李昌鈺說:在美國來說,他們就認為是辛普森案,這是世紀大審,甘迺迪遭暗殺到現在50年,真相到底是奧斯華是唯一的殺手呢?還是政治陰謀?大陸有件案件並不是凶殺案,而是到底是真老虎、假老虎的案件,此案鬧得大陸有擁虎派、打虎派,後來找李昌鈺說能不能幫忙看一看,到底是真老虎、假老虎,後來發現是假的,要不然發現那個老虎是世界動物進化史上很重要的一環,因為非洲有老虎,學術上認為人類、老虎是從非洲開始的,慢慢遷移到亞洲、俄國、阿拉斯加、美洲,所以美洲有美洲虎,西伯利亞有老虎,東北有老虎,當中卻沒有老虎了,假如說遷移應該有老虎,所以突然出了一個華南虎很重要,後來發現是網民發現了一個日曆,說日曆上的老虎是在樹林裡發現的。

李昌鈺說,台灣有很多大案件,像劉邦友、白曉燕、彭婉如、尹清楓案,319在鑑識科學上是個挑戰,但並不是很困難的案件,困難的是後來死者被火葬了,遺書也被燒掉了,衣服也沒有了,傷口是不是槍傷是很簡單的,因為他們在美國看槍傷看的太多了,75%的凶殺案都是槍傷,56%的搶劫、傷害案件都是槍傷,一天到晚都看槍傷,因為台灣當時沒有看過槍傷傷口像刀劃傷的一樣,假如你槍口對著180度,就像刀劃的一模一樣,呂秀蓮的傷口就沒有人質問是不是槍傷,而且案件最重要的是2槍、不是1槍,很多人問動機,他的報告已經給了,鑑識工作人員不能講動機,動機是檢察官和刑偵人員要去查的。

李昌鈺表示,他的報告清楚說是2槍,第一槍會對著目標,因為瞄準的時間最多,他們調查出來,連刑偵人員都質疑,一直到錄影帶分析,陳義雄就在錄影帶裡面,因為先前的報告,認為此人無關,以為他們做錯了。

李昌鈺回想,「319案剛開始找我,我根本不想做」,李昌鈺曉得這件案子是燙手山芋,當時他在紐西蘭講學,很多人來找他,受到了很多的壓力。李昌鈺說,「當初國民黨先來找我,民進黨就批評我,警官學校出來的一定是親藍」,李昌鈺指出,等到報告對民進黨有利,國民黨就攻擊,民進黨就說他是世界專家,二邊都要給他勳章,李怎麼都不要,連旅費都自己支出,免得瓜田李下。所以此案壓力很大。

李昌鈺表示,最可愛的是台灣的民眾,「我到那裡,老百姓都說謝謝你,為國家、社會解決了一個問題」,李昌鈺說,那些老百姓很可愛,後來回台灣,主要是為了老百姓,我對政治一點興趣都沒有,台灣人民很可愛,非常純樸,很可惜政治人物沒有好好替人民著想,有時看到很心痛。

波蘭最大的案件是解決波蘭總統飛機在蘇聯失事,到底是誰殺的,泰國政變時,反對黨領袖被殺,也是請李去調查到底是自殺還是他殺?世界各國很多案件,每個國家認為重要的案件,就是社會、人民關心的案件,假如這些案件破不了,越來越多的話,人民就會對國家政府失去了信心。

(中時 )

#案件 #老虎 #槍傷 #我們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