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翟本喬創辦、後來獲得鴻海集團入股的和沛科技,傳出大幅減資99.99%,股東資產「一秒變粉塵」。翟本喬22日在個人臉書上回應,去年和沛裁員後,未直接清算而選擇減資的最大差別,就在於對客戶及員工的「責任」。他反問,淨值轉負的和沛,減資後股東拿不到錢,但債主可以,你會選擇哪一條路?

翟本喬解釋,和沛的產品 ArkEase Pro有不少客戶在用,很多還在保固期內,「如果我們就此解散,賴掉這些責任的話,那才叫做惡性倒閉。」他強調,和沛花了不少功夫和成本,把產品 debug 完善,再連同一個小團隊一起轉移給網擎科技,讓好的產品可以繼續存在,而舊的客戶也可以得到妥善的服務。

被PTT鄉民稱為「翟神」的翟本喬說,可以理解有些沒什麼產業經驗的股東,會對股權消失這件事感到不滿,「我不會在事後才來說什麼投資有賺有賠的話」。「事實上,我在員工認股之前就已經講了很多次:如果這筆錢沒有了你會怪我的話,請不要投資。」「當然,有些人有選擇性失憶,只記得自己認定的事情。」

翟本喬指出,這次減資是2100萬股換1股,由於鴻海集團以鴻佰科技及鴻揚創投各投資2000萬股,意味相關投資也是歸零,日前和沛股東會上,包括鴻海代表以及小股東代表一致通過這個減資案。他說,2100萬股,面值1元,也就是說自己光是帳面也賠超過2100萬元,這在新創界並不少見,但對非圏內人來說就以為是大新聞。

以下為翟本喬臉書貼文內容:

今天有不少報導提到和沛科技減資的事,這本來只是股東之間的事情,但身為公眾人物,承蒙媒體朋友關心,我在這裡還是作個說明。

和沛科技去年裁員的時候,很多人都問說為什麼不直接收掉就好?當然,我可以變賣公司資產,清算完畢後直接解散就好,而會計帳上試算完後股東事實上也是拿不到任何東西,這和今天減資到接近零有什麼不同?

有很大的不同。

責任。

和沛科技的產品 ArkEase Pro 有不少客戶在用,很多都還在保固期之內。直接解散的話,這些客戶的產品都成了沒人維護的孤兒。IT 產業界的朋友大概都知道這種狀況,通常只能摸摸鼻子,再掏一筆錢買新的產品來換掉。

但和沛科技不是一個會推掉保固責任的公司。如果我們就此解散,賴掉這些責任的話,那才叫做惡性倒閉。

所以我們花了不少功夫和成本,把產品 debug 完善,再連同一個小團隊一起轉移給了網擎科技,讓好的產品可以繼續存在,而舊的客戶也可以得到妥善的服務。這件事沒有驚動很多人,但關心的朋友可能在去年九月有注意到。[1] 這裡要感謝廖總經理和高董事長的大力支持,促成一件美事。

在這件事情完成之後,我們開始清理用不到的硬體。

最簡單的方式當然是找一個大盤來全部收走,但大盤給的價錢非常的低,低到和廢鐵差不多。所以我們決定來造福一些學生和新創公司,花了一些力氣整理好這些硬體,用比大盤商進價略高,但低於外面二手零售價的價格賣給他們。

除了 ArkEase Pro 的整理工作之外,和沛移動這個子公司也做了不少事情。

有些朋友可能有注意到我們在今年二月底發表的 Tera [2] 這個產品。它是一個 Android 系統的延伸,讓你的 Google Drive 或家用 NAS 的容量直接變成你的手機容量。也就是說如果你有教育(校友)版的 GDrive,你的手機容量就免費變成無限大;或是你家裡有 8T 的 NAS,你的手機容量就是 8T。

這件案子我們和許多手機及晶片廠談過合作,不過他們都持保守態度,希望我們先取得大量的使用者證明市場性,他們再來投入。可惜的是這種系統軟體不像 App 一樣容易安裝,所以我們才希望能在手機出廠時預載。於是雞生蛋,蛋生雞的狀況下,我們沒有大量的行銷預算可以投入,產品就只能先停留在玩家試用的階段了。

和沛科技去年一月在帳面上淨值仍然為正,不過有不少資產是屬於雲端的專利,以及折舊中的伺服器硬體。把這些扣掉之後,其實淨值就是負的了,甚至現金也不夠發年終獎金。去年感謝鴻海的大力支持,收購了一些我們用不到但對鴻海有用的專利以及先前開發的雲端軟體,讓我們有足夠的現金流,來維持我們盡責的營運。

除了客戶之外,我們最大的責任就是員工。在去年年初裁員的時候,我們不管是自願或非自願離職,一律都比照非自願離職發給資遣費和預告工資。對於比較不好找工作,真正需要領失業補助的同仁,我們都依勞基法開立非自願離職證明書並通報。其他自願離職,馬上就可以找到工作的同仁,我們還加發一小筆金額。

我們當時沒有足夠的現金來發年終獎金,但這筆款項一直掛在我心上,沒有被遺忘。

今年年初,Tera 的談判看來短期內不會有結果,所以我決定在過年前把公司剩下的現金 (不夠的部分我自己墊足),把去年的年終獎金加上利息,發給了所有在職和去年離職的員工[3]。有不少同仁關心我自己墊錢這件事,讓我感到十分的溫馨。

到了這個時候,和沛科技還有一些債務,所以淨值已經是負的了。我可以直接解散清算,股東和債主一毛都拿不到,或是減資後我來承擔,股東拿不到錢,但債主還是可以。

你會選擇哪一條路?

有些沒什麼產業經驗的股東會對股權消失這件事感到不滿,這是可以理解的。我不會在事後才來說什麼投資有賺有賠的話;事實上,我在員工認股之前就已經講了很多次:如果這筆錢沒有了你會怪我的話,請不要投資。當然,有些人有選擇性失憶,只記得自己認定的事情。

這次的減資,是2100萬股換1股。鴻海集團以鴻佰科技及鴻揚創投各投資了2000萬股,所以用2100萬比1,鴻海的投資也是歸零。這在前幾天的股東常會上,是包括鴻海的代表以及小股東的代表一致通過的。

2100萬股,面值1元,也就是說我自己光是帳面也賠了超過2100萬元。這在新創界並不少見,但對一般不是圏內的人,可以就以為是大新聞了。實在不好意思,驚動了大家。

前一陣子我對時事一如往常發表評論的時候,有不少酸民留言說自己公司經營不好還來管總統的事,而看不慣這種辯不過就人身攻擊態度的朋友就會不爽而反擊。我對酸民的存在其實是持正面看法的,因為那代表我們國家有言論自由。我不必做得比總統好才能批評總統,同樣的,別人也不必做得比我好才能批評我。

我不介意別人證明我們國家有言論自由。

文章來源:翟本喬臉書

(中時新聞網)

#翟本喬 #翟神 #和沛 #減資 #倒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