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6月的中途島海戰(Battle of Midway),是美日太平洋戰爭的轉折點,美軍僅以一艘航空母艦的代價,擊沉了4艘日本大型航空母艦,可說是勝的漂亮。不過在輝煌勝利的背後,阿留申群島的阿圖島(Attu)美軍基地就被放棄了,日軍幾乎兵不血刃佔領了當地,俘獲了45名阿留申人。直到隔年美國再收復,不管是日軍佔領與美軍的收復,阿圖島戰役都幾乎無人知曉,不過別忘了,那是二戰期間在美國領土的唯一陸上戰鬥。

阿圖島的位置,屬於阿留申群島的一座。(圖/google map)
阿圖島的位置,屬於阿留申群島的一座。(圖/google map)

美聯社報導,威廉.羅伊.多佛(William Roy Dover)是現年95歲的老兵,不過他的記憶與75年前一樣敏銳,他還記得當年一名中士在凌晨2點時,急促的叫醒他們備戰,因為日本人正朝美軍發起突襲。

他回憶道:「我有兩個朋友的行動太慢來不及離開帳篷,被日軍以刺刀刺死。」

老兵所說的是1943年5月30日的阿圖島收復戰(Battle of Attu),在19天的戰役中,大部分的戰鬥是步兵的決鬥,沒有戰車、沒有大戰,而且頂著濃霧,以及和強風當中,當時的風速達到193公里/小時,即使有大砲也可能被吹偏。

阿留申島的收復戰雖然以美軍的勝利告終,但是不甘心失敗的日本絕望的發起一波波的死亡突襲,使阿圖島成了太平洋上死亡人數最多的戰場之一。估計2500名日軍幾乎全部陣亡,只有28名倖存活至戰後,而美軍約有550名殉難。

阿圖島收復戰結束後,美軍安葬了陣亡的日軍,雖然他們日軍都不信基督教,還是依美國主要信仰以十字架做為墓碑。(圖/美聯社)
阿圖島收復戰結束後,美軍安葬了陣亡的日軍,雖然他們日軍都不信基督教,還是依美國主要信仰以十字架做為墓碑。(圖/美聯社)

前文說道,中途島戰役後,美軍逐漸找回了氣勢,一步步的在太平洋反攻,到了1943年春,美軍艦隊已經可以日軍艦隊抗衡,於是在5月發動阿留申島的收復戰,重新奪回了阿圖。但是日軍仍然不願放棄,在5月29日絕望的反攻當地。

當年美聯社的隨軍記者寫道:「日本兵以驚人的氣勢,衝向美軍陣地,他們狂吼大叫,如同野蠻人一樣。」

大約有200名日本士兵衝鋒死亡,其餘500名眼見無法奪回陣地的日軍,決定將手榴彈抱入懷中,再拉動栓子自盡。這是日軍第一個「玉碎」的官方案例,往後其他戰場上會越來越多。

高橋富松(Tomimatsu Takahashi)是少數沒有死成的日本老兵,他在2010年告訴NHK,當上層的下達最後一次衝鋒令時,他正受到槍傷無法前往,但是當他準備回到前線時,日軍已經不成編制,他只能被俘。在1947年被遣返回回日本岩手縣之前,他是少數的日軍戰俘,曾經待過西雅圖、舊金山和芝加哥幾處戰俘營,而家人以為他早已陣亡,為他準備了葬禮和墳墓。

高橋說,他知道自己很幸運,因為他可以回家;但也因為這份幸運,使他一直有濃厚的罪惡感,另一個心聲覺得他不應該回來,因為所以打仗打敗的人都不應該回來,這就是日本所教導的。

至於戰死的日軍就成了美軍的責任。美軍小心翼翼地埋葬了日軍的遺體,還修建了一座紀念碑,並設立了一個墓地。到了近年,許多日軍遺族希望將這些遺體遷葬回日本,相關的事宜正在洽談。

然而,阿圖島戰爭的最大受害者是當地原住民,第一段說了,日軍在1942年佔領阿圖島時沒有受到美軍的抵抗,美軍主動放棄了當地,但是約有45名阿留申原住民在島上,日軍將他們視為美國戰俘,強令送到日本北海道,然而約一半人沒能活到戰後,死亡原因是營養不良。

而且,活到戰後的倖存者也從未回到阿圖島,雖然他們被日本所釋放,但是當年所居住的村子全部被毀,而美國陸軍說,重建村莊太昂貴了,安置到其他地區還相對簡單。

如今的阿圖島沒有長期的居民,而是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研究站在管理,這是阿拉斯加州海洋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的一部分。

文章來源:Bloody but forgotten WWII battle still haunts soldiers

(中時電子報)

#二戰 #阿圖島 #阿拉斯加 #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