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報導,日本再次因為「科學研究」獵捕鯨魚的任務,成為國際社會抨擊的對象,前往南極(Antarctic)海域的日新丸號(Nisshin Maru),遭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指控,不僅使用炸藥殘忍獵捕鯨魚,更捕捉並宰殺122條懷孕鯨魚及114條幼鯨,而所謂的科學研究後,卻將這批鯨魚轉售餐廳與店舖,成為諸多饕客的盤中美味。

日新丸號從去年11月出發,在南極海域上,花費數週時間對小鬚鯨(Minke)進行追蹤,並在12星期內完成捕捉小鬚鯨行動,於今年3月份返回日本。國際捕鯨委員會從其提交的報告中發現,該團隊在南冰洋捕捉和宰殺共333條小鬚鯨,其中152頭屬雄性、181頭為雌性;其中有122頭在懷孕期間被宰殺;而有114頭幼鯨遭獵殺,此舉震驚國際社會和保護團體。

巨大的海洋生物-座頭鯨。(圖/美聯社)
巨大的海洋生物-座頭鯨。(圖/美聯社)

人類為了獲取鯨魚身上豐富且昂貴的經濟利益,在全球海洋大量獵殺,造成各類大型鯨類數量急遽下降至危險階段。為保護他們並維持海洋生態平衡,國際社會在多次協商後,組成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於1986年通過《禁止捕鯨公約》,全面禁止商業捕鯨,但日本、挪威、南韓、秘魯、巴西、中國等國都投下反對票。其中加拿大於1982年全面退出,而有食用鯨肉傳統的日本,更是每年與挪威一起成為環保團體抨擊的主要對象。

雖然國際法院(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在2014年,曾對日本做出禁捕鯨魚的命令,但日本官方卻仍以傳統風俗與科學研究名義,仍舊照常出船獵捕鯨魚。去年4月份,日新丸號才剛剛完成「研究任務」,帶回330頭被獵殺的當地鯨魚從南極海域回國。但捕鯨技術日益精進的日本,卻愈來愈少團體能與之抗衡,就連阻擾捕鯨任務多年的澳州團體「海洋守護協會」(Sea Shepherd)也在8月宣布放棄對抗,恐讓日本未來捕鯨行動更加肆無忌憚。

對此舉動和理由,長年關注和保育鯨類的專家衛爾比洛夫(Alexia Wellbelove)痛心批評,「這是日本殘暴獵殺鯨類的證據!明明有非致命的研究方法,日本卻一再地重複呈現這種可怕的作法,就只是為了證明、鯨類數量充足嗎?」他呼籲澳洲和各國應對日本提出抗議和譴責;但始終堅持捕鯨與實用鯨類,是該國的文化特色之一的日本,除非有更強制性的決策,否則這類的捕鯨「科學任務」,恐怕將持續不斷上演。

文章來源:Japan slaughters 122 pregnant whales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中時電子報)

#科學 #研究 #日本 #南極 #捕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