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野居草堂」陳姓射箭教練求歡不成,不僅狠心掐死高女、褻瀆屍體,並分屍,而這也是近半個月內台灣發生的第3起分屍案,令人不禁想問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精神科醫師兼作家鄧惠文表示在這些分屍案背後所反映出的意義,就是「現代人都要把事情只會切小塊處理」,直言這是很令人憂心的現象。

求歡不成狠心分屍!鄧惠文昨日在《新聞挖挖哇》認為這是整體人類的一個心靈狀態,對於事情有不能控制的部分,現代人的整體焦慮忍受度變差了,「我們現在的教育常常讓孩子沒有辦法把矛盾的事情放在一起,因為矛盾的事情放在一起的時候,需要承受焦慮與不安。」

「他(兇嫌)可能去要求這個女孩子就範,這女孩子抗拒,他是不是有失控的感覺?那過程中也許這個女孩子有辱罵他或什麼我們不知道,就是讓他自己覺得沒有控制感。所以他可能制伏她的時候失手,她弄死了,弄死了之後沒有辦法承受,這一個東西變屍體了,我要怎麼處理?他就把她切小塊。」

鄧惠文點出「切小塊」這個動作背後反映出的意義,「現代人都要把事情只會切小塊處理。」主持人鄭弘儀聞言忍不住詢問:「任何事情切小塊處理?」鄧惠文進一步解釋,就是當人遇到沒有辦法處理的整體狀況,會出現的本能反應,認為這是一個值得大家去思考、也令人憂心的現象。

(中時電子報)

#鄧惠文 #華山分屍 #分屍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