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玩競技教練杜弘宇與女友相約服用助眠藥物,再燒炭自殺,但杜卻是一人獨活。士林地院今天宣判,認為王姓女友手腕上有多處割腕舊傷,並留下遺書交代後事,兩人一起購買木炭、烤肉架,但吞藥時只有王女,杜還能清醒與救護人員對話,證明杜並沒有吞食助眠藥物,並非謀為同死,依幫助自殺罪,判刑2年8月,可上訴。

2015年8月17日,杜與王姓女友計畫共赴黃泉,兩人到大賣場購買木炭,再回到住處服用藥物,並寫下遺書,王女寫「生的時候沒跟我最愛的男人杜弘宇結婚,如果可以,我想跟他葬在一起」,兩人在遺書上簽名,點燃木炭自殺。

直到晚上9點多,杜因體內一氧化碳濃度降低,清醒後發現女友已經死亡,並以電話通知母親。但死者王女的父母不能接受,認為杜是恐怖情人殺害愛女。

判決指出,王女確有自殺念頭,但杜較女友年長、人生閱歷較為豐富,竟仍未鼓勵女友求生或通知家人、朋友加以勸阻,反而幫助女友結束生命,不僅輕忽他人之生命權,更對痛失愛女之王的家屬造成無可彌補之傷痛及遺憾,也使雙方家屬相互承受不可承受之重。

(中時 )

#女友 #自殺 #藥物 #遺書 #木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