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脫下律師袍,也不幫泯滅人性、無天良的個案,乃至慘絕人寰的個案辯護!律師楊岡儒昨天有感而發PO文,要是自己被委任或指派做鄭捷案、小燈泡案、北投女童割喉案、分屍案,他都會直接拒絕!

律師楊岡儒在臉書上表示,認為自己無法為泯滅人性的惡人,恪守「被告無罪推定、避免被告或民眾冤枉、冤屈」的辯護本質。如果全世界只剩他一位律師,「那我就不再穿這件律師袍!」這番帥氣言論讓網友們敬佩,「這就是天地正氣,認同你的理念!」、「有為有守的正義律師,有所為有所不為」、「這是人生一連串的選擇的一種,我尊重每一種選擇」。

但這段言論也有網友質疑,「還真是譁眾取寵呀」、「這種法扶的案子明知沒賺頭還專門去接,很明顯就是為了出名不是為了賺錢⋯⋯」、「如果連生計都沒辦法維持,看你還接不接這類的案子!」。對此,律師楊岡儒還在臉書致歉,「就個人抒發心情的感想之餘,更要深深肯定所有律師同道們為任何被告,依當事人陳述、依法、依證據所努力的辯護。但這四個案件還是拒絕的,這點深深致歉,還請盼望見諒」

台北律師公會今天也發出聲明,對於華山分屍案被告陳伯謙委任其律師作辯護,解釋原因,「聯合國於1990年通過的《關於律師作用之基本原則》所有的人都有權請求,由其選擇的一名律師協助保護和確立其權利,並在刑事訴訟的各個階段為其辯護。」保障刑事被告受辯護人協助之權利,是普世對於「人權保障」的基本價值,也是律師所應謹記的當然使命。但脫下律師袍的律師,當然不算在內。

(翻攝自臉書)
(翻攝自臉書)
(翻攝自臉書)
(翻攝自臉書)

(中時電子報)

#律師 #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