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唯綾、白潤音、導演李鼎、姚以緹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安唯綾、白潤音、導演李鼎、姚以緹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安唯綾、白潤音、姚以緹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安唯綾、白潤音、姚以緹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姚以緹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姚以緹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安唯綾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安唯綾出席《烏鴉燒》入圍台北電影節活動。(蘇蔓攝)
白潤音練過武術。(蘇蔓攝)
白潤音練過武術。(蘇蔓攝)
白潤音練過武術。(蘇蔓攝)
白潤音練過武術。(蘇蔓攝)
白潤音練過武術。(蘇蔓攝)
白潤音練過武術。(蘇蔓攝)

黃健瑋在客家電視台文學電影《烏鴉燒》片中盡享齊人之福,不僅與分飾妻子心潔、幻想者PINK的姚以緹有激烈的調情親密戲,與戲服店女孩安唯綾有吻戲,還得到同性男孩陳冠瑋的愛慕。導演李鼎透露在拍片現場因為演員都使出全力,入戲的感覺讓他一度以為都是來真的,他開玩笑說「如果再多拍五天恐怕會出事」。

黃健瑋、姚以緹、安唯綾主演的客家電視台文學電影《烏鴉燒》,入選第20屆台北電影節,兩位女主角8日帶著童星白潤音一起受訪。李鼎說,片中安唯綾與黃健瑋那場吻戲,他並沒有要兩人真吻,認為借位演出就好,沒想到拍攝時,他的耳機裡「卻傳來聲音」,原本那個吻應該是悲傷的,但他形容黃健瑋當時散發出一種有如「小處女的喜悅」。

此外,黃健瑋片中與他假想的對象姚以緹有一場長達8分鐘一鏡到底的親熱戲,兩人都沒有裸露卻全身濕,過程相當激情,李鼎描述這段「沒在床上拍的床戲」過程是「從慢撫、鎖喉、架到浴室、淋一身濕、兩次迴旋轉身、再到椅子上,接著交換體位,再回地板」。姚以緹說,一開始擔心有些劇情會物化女性,但拍出來很有美感。

安唯綾還自曝去年金鐘獎頒獎典禮前,黃健瑋突然加她私人臉書,她原以為是山寨或冒牌貨,不敢加,直到金鐘獎當天,她看到場刊才知道原來黃健瑋是評選她入圍那組的評審,她趁著休息時間跑去跟黃健瑋確認「真的是你嗎」,「他當時蓄鬍,看起來很性感充滿男人魅力」,當時她就說很想跟對方合作,沒想到一周後就成真,獲得參加《烏鴉燒》試鏡的機會。結果真正合作後,發現黃健瑋本人私下根本就是幼稚搞笑的「大男孩」。

姚以緹也說,黃健瑋私下超級幼稚、又很愛鬧,拍哭戲時看起來就像一隻可愛的大熊,有著很有趣的「反差萌」。有次她想鬧對方,故意在嚼香糖時故意從嘴巴拿出,對黃健瑋說:「怎麼辦?我的牙套掉了,等一下拍戲都要避開我的牙齒了,結果黃健瑋只是淡定地回她「噢」,她只好自己招認是騙他的,沒想到黃健瑋直接接過她假裝是牙套的口香糖,塞到自己嘴巴裡繼續嚼,把她嚇到認輸:「好吧,我沒招了!」

《烏鴉燒》是9歲的童星白潤音演戲以來「話」最多的一部作品,白爸爸表示,因為以前潤音有「台詞恐懼症」,但現在已經沒問題了,背台詞超快。本身有學習武術的潤音說,未來最想接功夫很厲害的動作片,目標是16歲能到日本演出《假面騎士》。因為黃健瑋也都有學過武術,拍戲空檔他找白潤音聊天時,白潤音還以為黃是要找他切磋功夫,沒想到黃健瑋是像記者訪問他一樣跟他聊天、問他跟哪些大明星合作過,結果他回答「張震」,黃健瑋就說「我也想見見他」,白潤音童言童語地說:「我覺得他好像想跟張震切磋切磋,很怕他們真的打起來,會打到皮開肉綻!」還說覺得他們兩個都是「自己這一隊」的,所以也無法預測誰會贏。純真逗趣的答案,笑翻現場演員和記者。

#黃健瑋 #安唯綾 #烏鴉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