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18日應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2018薪傳講座之邀,以「哪裡來的通識教育」為題開講。他開宗明義就表示,「通識教育」是台灣人發明的,美國沒有這個名稱;這當然不表示通識教育不重要,而是通識教育常常引起許多誤解。

台灣通識教育第一個問題是內容不專業。郭位說,之前台灣有個「很有名大學」的醫學院,學生上課時吃雞腿、滑手機、睡覺,被外界痛批,但這些學生當然還是畢業了。「我覺得這不是學生的問題,是學校的問題,就像以前我們大學時三民主義課,不用認真就可以通過,表示這門課開假的!」

郭位說,很多台灣大專校院的通識教育教學生品酒、欣賞音樂,「都是吃雞腿、睡覺也能過的課,頂多只能叫做課外活動;」他遇過一個剛畢業的女老師,開了一門課要談「只有羅密歐與茱麗葉、或是法國總統才有資格開」的戀愛課,結果老師自己根本沒談過戀愛。

第二個問題是台灣社會誤認為通識教育適合「每一個人」。郭位說,在美國通識教育稱為博雅教育,以知識的廣度為主,只有極少數如普林斯頓大學可以稱得上博雅大學,訓練哲學家、政治家等IQ極高的人。「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同一種教育方式;照錢穆的說法,很少有人又博又雅,沒有這麼多聖人!」郭位說,如果有人可以聊香檳、孫中山、尼采、康德,這種人最適合的工作叫做「美國總統」;而且如果每個人都這樣,這社會會很恐怖。

第三個問題是台灣的通識教育到大學才開始。郭位表示,大學一年級人格已經定型,重點是專業教育;通識教育應該是上大學之前的事情。像美國大學沒有通識教育,社會認為進大學之前應該已經有好的人文素養、公民教育,扎實的數學、語文、歷史基礎。但台港從小就只重視智育類知識,連六藝都做不到。

那麼通識教育要怎麼開呢?郭位說,通識教育要有深度、對社會而言要有價值、而且不是很容易拿到學分的課,「自己學就學得會」的就不要開課。

更進一步,郭位認為,通識教育不是重點,重點是「要由專家來講專業的課,把教育交到專家的手裡」。像戀愛課不是不能開,但在美國一定要是大師級專家來開。又像郭位大學時是工學院,去聽了駐外大使開的一門課《國際公法》;至於美國工學院學生要懂經濟學、要懂社會影響,社會學或哲學要二選一。另外美國大一英語是必修課,很多州要學當地州史等。

郭位說,他鼓勵人才投入中小學教學和大一課程。像是哲學、社會學應該由好的老師來開;大一國文、大一英文如果有大師來開課,就會很棒,主要還是師資和人才的問題。

(旺報 )

#通識教育 #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