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國民航局要求外籍航空必須冠名「中國台灣」,交通部長吳宏謀考慮反制「不許停空橋、調整時間帶」等懲罰。對此,航空業從業人員怒批「到底是整到外人,還是自己人?」空橋費少收影響民航作業基金收入;時間帶是經過國際約定和商業協調而來,政府豈能說改就改,「政策研議要有效,不能只是一個爽字。」

《聯合報》報導,航空業人士直搖頭,外籍航空使用空橋都有收費,是民航作業基金的收入,才有金費維修松山機場、小港機場等,台灣民航的軟硬體設備。假如政府不給停空橋、收費減少、民航基金沒收入、沒錢維修,只會惡性循環,是誰獲利?誰損害?

例如A380巨型客機,有4百名以上乘客,若不能停空橋,需要多少輛接駁車運送旅客?浪費多少地面作業時間?航空業人士批評,「不知道哪來自信認為可以讓飛機不靠橋?」

交長吳宏謀懲罰調整時間帶,航空業人士不以為然,「這樣的國際約定不是說改就改的,有些時間帶的爭取甚至是航空公司彼此間因商業利益交換、購買而來。」每年IATA(國際航空運輸協會)會開2次會議,協調「時間帶」,包含一架航空器從起飛到降落,使用的飛航情報區、航空管制及機場等設施資源的時間,申請獲得同意,航空公司才能更改下一季班表。政府說改就改,難道國際約定都作廢嗎?

航空從業人員認為,台灣國際民航相關政策多半是「意氣用事」,政治凌駕專業,沒有效用,「如果政策研擬都只是一個『爽』字,最後只會傷到自己人。」

(中時電子報)

#航空 #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