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動對土耳其關稅戰,里拉崩盤。圖為土耳其安卡拉的一名男子展示土耳其里拉和美元紙幣。(新華社資料照片)
美國發動對土耳其關稅戰,里拉崩盤。圖為土耳其安卡拉的一名男子展示土耳其里拉和美元紙幣。(新華社資料照片)
人民幣近7交易日中間價走勢
人民幣近7交易日中間價走勢

由於土耳其爆發金融危機拖累歐元,被抬升的避險情緒助力美元指數大漲,進而逆向壓制人民幣,中間價13日再度重挫234點,開出6.8629的14個月新低價位。而在岸匯價一早開盤也跟隨中間價跳空大跌,雖然之後盤勢呈狹幅震盪,但盤中一度貶破6.88大關,最終收在6.8767走貶193點;離岸匯價也貶破6.9,直至晚間7點開出6.8907,較早盤貶值162點。

據路透引述外匯交易員分析,13日人民幣大跌主要因為外圍經濟環境的動盪引發美指大漲,與人民幣基本面關係不大,另從人民幣匯率指數走升其實可以看出,相對其他貨幣,人民幣實際跌幅較小。加上美指首次站上96高位,並非形成長期上漲趨勢,就技術面上也有短期回調的需要,認為人民幣不存在因這波大幅貶值的行情。

續買美元動能轉弱

中資行交易員指出,在人民幣一度貶破6.88之後,看到市場猶豫,續買美元的動能較弱,尤其下午4點後又回彈30到40點,之後將關注中間價後續是否有監管調控現象。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也說,美元指數上探96.45,雖短期不排除人民幣再面臨貶值壓力,但在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多樣化政策工具引導下,加上下半年穩增長政策改善經濟基本面,人民幣匯率短期破7可能性較低,但在6至7匯價之間的寬幅雙向波動將成新常態。

實際上人行近日也發布《2018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為下半年貨幣政策定調,說明無論2017至2018年第1季人民幣升值,或第2季以來的貶值都由市場力量推動,人行已基本退出常態式外匯干預。

人行或逆周期調節

但人行內文也指出,保持匯率彈性同時必須堅持底線思維,必要時通過宏觀審慎政策對外匯供求進行逆周期調節,維護市場平穩運行。

6日人行也一度召集14家人民幣中間價報價銀行座談,除要求銀行一起出力防範羊群效應,部分與會銀行也建議適時啟用逆周期因子等措施加強對中間價調控,並加強境外市場監控等。

(旺報)

#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