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抗議課審大會通過將中國史置換為名不符實東亞史的高中歷史新課綱,33名學者以〈堅決反對不符合歷史教育的新課綱〉為名發出連署書,全文如下:

在民進黨一意孤行、一黨獨大主導之下,雖經延宕多時、爭議多方後,仍不顧許多歷史專家的諄諄告誡,在其同路人護航下,全面通過歷史新課綱,準備讓台灣未來學子接受這份既不專業、更缺乏教育理念的教書科課綱。為了捍衛與挽救下一代,免遭受這種違反史學與教育原則的毒害,我們以沈痛心情,表示堅決反對到底,更希望民進黨迷途知返。我們的理由如下:

一,這是捨本逐末,擾民的課綱。這份課綱其實是好高鶩遠,眼高手低;歷史教育最重視透過時序、理解其因果關係,進而培養學子理解及判斷力。若學生連基本歷史事實時序都缺乏,又如何期待他們能清楚掌握各種歷史主題,進而討論?這無異於緣木求魚,更是對歷史教育本質的嚴重斲傷。當這份新課綱一通過,坊間已經盛傳,補習班準備摩拳擦掌,大賺一筆歷史補習之大財;這不是勞民傷財,什麼才是勞民傷財?

二,這是一本徹徹底底去中國化的課綱。省視這份課綱設計的初心與發想,無非就是要斬斷台灣與中國歷史、文化與民族的關係,它企圖從量變到質變,有計畫地清除中國史在台灣學子中的集體記憶。所謂量變即從最早歷史教育,台灣史僅納入中國史中的一節;其後在杜正勝時期,台灣史突然成為單獨一冊;最後,台灣史分量再企圖凌駕中國史,這是量變。質變上,把中國史納入東亞史,一則讓「台灣國」偷天換日成為與東亞各國並駕其驅;再則,徹底讓中國與東亞其他各國如日本、韓國、朝鮮等,都是外國。至此台灣與中國成為國與國的關係;台灣不再直接承接中國文化、歷史與民族,而是多元的傳承;台灣再也不是中國人,而是東亞人。

三,這是一份急就章的課綱。因為充滿著政治算計,所以匆促,故而造成其後的教科書都將是粗糙不堪。如此的惡性循環,如何期待歷史教學現場的老師與學子們,都產生良好的歷史情境?

基於希望台灣學子們能接受一種可大可久的歷史教育,而不是受宰制於意識型態如此濃厚一份課綱,完全忘卻自己文化、歷史的根源,與歷史教育的本質,我們堅決要求教育部收回成命,懸崖勒馬,不可害人害己,遺禍子孫;我們更要呼籲所有熱愛與關心歷史教育的朋友們,一起拒絕這份課綱。

連署人:

陳淳斌(國立嘉義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

吳東野(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

楊開煌(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主任)

周世雄(國立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

蘇子敬(國立嘉義大學中國文學系暨研究所)

蘇復興(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暨研究所)

吳威志(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

潘朝陽(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東亞系)

程玉鳳(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張麟徵(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

宋興洲(東海大學政治學系)

吳昆財(國立嘉義大學歷史系)

黃麗生(國立台灣海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院長)

李炳南(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

楊志遠(吳鳳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金智(空軍航空技術學院副教授)

王明燦(大同技術學院)

蔡志昇(樹德科技大學金融管理系)

馮國豪(崑山科技大學公共關係暨廣告系)

歐崇敬(中州科技大學)

伍少俠(台中二中)

劉康(輔仁大學哲學系)

楊自平(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

周柏霖(南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林安梧(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

李芝(鵝湖月刊社)

曾昭旭(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系)

周博裕(東方人文學術研究基金會執行長)

林書田(鵝湖月刊社)

黃兆強(東吳大學歷史系)

呂榮海(鵝湖月刊社)

魏美瑗(世新大學中國文學系)

黃崇修(國立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

(名單增加中)

(旺報 )

#歷史 #學者 #台灣 #課綱 #去中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