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空軍在2016年啟動輕型攻擊機(LAA)競標計畫,當時認為至少會購買300架,也吸引了4家飛機製造商加入競標。然而一名空軍軍官卻表示,最後的採購總數可能不到20架。

The Drive報導,空軍雜誌近期與美國空軍參謀長大衛.高登菲將軍(David Goldfein)和空軍採購部(AFMC)的艾倫.波里柯斯基將軍(Ellen Pawlikowski)分別進行專訪,談到關於輕型攻擊機的細節,高登菲說今年年底會決定購買哪一種輕型攻擊機,從A-29超級大嘴鳥(Super Tucano)和AT-6C金鋼狼(Wolverine)二者擇一。

然而波里柯斯基在專訪時說,她認為美國空軍對輕型攻擊機的採購量可能只有20架,甚至還會更少一些,而且對這型飛機的支持相當有限。她認為美國空軍比較希望輕型攻擊機是其他的盟國夥伴來購買。

高登菲的說法是,美國空軍這幾年經常與資源有限的盟友一同作戰,這些盟友買不起第四世代與第五世代的戰機,廉價的輕型攻擊機比較適合他們。他的意思是「美國空軍的輕型攻擊機計畫不是為自己準備的」,但是這個說法卻與他去年完全相反。2017年1月,高登菲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上明確的回應參議院軍事建議白皮書的內容,並說「購買300架輕型攻擊機,是一個好主意」。

軍事建議白皮書是資深軍事參議員約翰.馬侃(John McCain)主導的,他在越戰期間他是海軍飛行員,並且一家三代都是軍人,因此對軍事戰略都有自己獨道而且專業的看法,不過他在去年下旬就因治療癌症而長期請假,難以再過問政事。

美國空軍對於輕型攻擊機計畫一直舉棋不定,早在2009年,就有輕型攻擊/武裝偵察計劃(LAAR)建議書,這是根據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反恐戰爭的心得。到了2012年成為具體的預算案,建議由美國空軍購買200架的輕攻擊機於低強度的戰區執行巡邏與攻擊的任務,並依據戰爭態勢,以軍事援助的名義,轉送給當地盟友部隊。

結果空軍參謀長諾頓.史瓦茲將軍(General Norton A Schwartz)徹底拒絕了該計劃,他把預算刪到只剩15架,還禁止美國空軍飛行員在戰鬥中操作飛機,只提供給外國飛行員使用。如此一來,這項計畫自然就停止了,只有15架的數量絕對吸引不了廠商投資,而且美國空軍飛行員不能上飛機,又怎麼教外國飛行員駕駛呢?

到了2016年,美國國會(以馬侃為首)強勢要求空軍與海軍陸戰隊必須有效降低反恐作戰的成本,因此以OA-X為名的輕型攻擊機案又再次被提出,並且投入了數百萬美元的成本,但是美國空軍根深柢固的心結還在(擔心F-15、F-16的維持費被刪),所以整個輕型攻擊機標案流程走的拖拖拉拉。

核心的關鍵點在於,美國空軍高層很擔心這些操作成本太低的輕攻擊機,會排擠掉現役戰機F-15、F-16的預算(F-15、F-16的操作成本是輕攻擊機的8~20倍),假如美國國會看到這樣的帳目差異,可能會建議把F-15和F-16這種高性能戰機給退役,改購買更多的輕型飛機,這是美國空軍高層必須防範的。

最後的結果可能是美國國會的輕型攻擊機支持者,以立法的方法強迫美國空軍必須購買一定數量,然而這又是一場國會議員和空軍高層的又一場長期爭鬥:國會可以逼空軍買飛機,但空軍參謀部可以消極的刪減數目,以及不操作。

有一個重點美國空軍高層可能都沒注意到,那就是輕型攻擊機已經在反恐戰場上逐步發揮角色。外國同盟部隊(阿富汗、菲律賓)已逐漸接手A-29超級大嘴鳥,而且操作的愈來愈熟練,美國空軍也擁有自己的A-29在本土,主要是培訓外國同盟部隊的飛行教學之用。

其實美國空軍的第一線飛行員並不討厭輕型攻擊機加入機隊,相反的,由於F-15E與F-16C的飛行任務太多太複雜(既要空中作戰又要對地作戰),正面臨嚴重的缺員問題。

文章來源:The Air Force Says It Might Only Buy 20 Light Attack Aircraft In The End

(中時新聞網)

#輕攻擊機 #A-29 #AT-6 #大嘴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