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軒睿年輕帥氣,內在有著注重養生的老靈魂。(蘇蔓攝)
張軒睿年輕帥氣,內在有著注重養生的老靈魂。(蘇蔓攝)
張軒睿年輕帥氣,內在有著注重養生的老靈魂。(蘇蔓攝)
張軒睿年輕帥氣,內在有著注重養生的老靈魂。(蘇蔓攝)
張軒睿年輕帥氣,內在有著注重養生的老靈魂。(蘇蔓攝)
張軒睿年輕帥氣,內在有著注重養生的老靈魂。(蘇蔓攝)
兒時的張軒睿與爸爸。(經紀人提供)
兒時的張軒睿與爸爸。(經紀人提供)

張軒睿2015年底為了救罹患肝癌的父親,捐出自己45的%肝臟,他用身體力行真正實踐了孝親。

「當時沒有想到應不應該做這件事,而是我必須要去做!不做,爸爸的生命就無法延續,只剩3個月!」因為姊姊身材瘦弱、肝太小,媽媽年紀大了又有脂肪肝,所以最符合條件的他,沒有猶豫、沒有害怕,也不知道會有多痛,不加思考就做了進手術室的決定。

直到開刀前一晚,他才開始感到害怕,擔心如果手術失敗,父親會醒不來,自己也有醒不來的可能,於是用手機傳LINE訊息給爸爸,告訴他「我愛你」,「不講的話,怕以後沒機會了,一定會很後悔」。

他回憶,爸爸剛發現肝腫瘤時,他還在大陸劇組實習,爸爸不希望影響他的工作心情,不讓姊姊告訴他,沒想到腫瘤不斷擴散,最後嚴重到需要把整個肝切除,「爸爸進行手術前肚子已經腫很大,臉色很不好,可以感受他有多難受、多痛苦。家裡氣氛都是凝重的」,確定必須肝移植時,他第一個搶著要做檢查,但爸爸卻拒絕了,「他希望先讓媽媽或姊姊比對是否符合條件,他不希望我做演員這份工作,身體卻是不好的」。

比對符合肝臟移植條件後,連社工都勸他想清楚,也為他分析可能後遺症,包括最差的狀況就是醒不來,「我覺得沒什麼應不應該做、想不想,就是為了要救我爸!」他說,從小到大,都是爸爸辛苦扛家計,一天做兩份工擺攤,那時的自己根本無法為爸爸做些什麼。他慶幸自己一直有持續在運動,沒有熬夜,所以有個「100分」的肝,才能在最適當的開刀時機,捐肝給爸爸。

他開刀捐出45%肝,連膽也一併切除,但他沒想到開刀後的傷口是這麼痛,「無時無刻都在痛,麻醉一醒來就痛到尖叫,痛到無法呼吸,必須打鎮定劑才能慢慢睡著,真的像是在地獄,太痛苦了」。為了減輕疼痛,他按嗎啡緩解,但副作用是會想嘔吐,手術後他完全吃不下東西,吐出來都是綠綠的。至於那個盤踞整個腹腔的倒L型傷口,「很像在皮跟肌肉上縫了一個拉鍊,表皮是用釘書針,裡面是用縫針。」

剛開完刀時的張睿軒,因為元氣大傷,虛弱到整個人瞬間「消風」暴瘦,媽媽、姊姊、姑姑輪流照顧他、每天燉魚湯給他喝。原本應該好好休養半年以上,但他開完刀不到一個月就飛去大陸拍新戲《不得不愛》,「對新人來說,這機會太重要了。不接的話怕又要再等很久!」

劇組知道他剛開完刀,不能激烈運動,讓他綁著束腹拍戲,但開工第一天就熬夜,他身體果然無法承受,累到「整個人都在飄」、「感覺快升天了」。現在回想起來,風險其實很高,自責太輕忽不小心了,「當時真的很想把握這機會,所以也沒有什麼好後悔。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啦!」

幸好後來他和爸爸術後復原得都很好,雖然捐出45%的肝的確傷了很大的元氣,讓他比同年齡的人更容易覺得累,稍微一熬夜就會看起來非常疲倦,有一陣子下顎、身體長出一些爛痘,腹腔也因為傷口太大,至今疤痕周圍還是沒有什麼知覺,有時還有肌肉緊繃、接近抽筋的感覺。

不過本來就有著老靈魂的他,也因此提早過著養生生活,沒拍戲時,他固定在晚上12點錢就寢,睡足8小時,飲食上不油不辣不太鹹,很常吃青菜、每天喝水2000CC。

現在他的肝長回來了,而且經歷那次大手術,家人之間的距離也更拉近了,「我正努力工作著,爸爸現在每天也都過得很開心,正在好好享受他的退休生活。」

●場地提供:Flux Réel Hair Boutique

●服裝提供:LOUIS VUITTON

(中時 )

#爸爸 #手術 #姊姊 #身體 #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