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災難頻傳 導演柴幸男思考人與悲傷的距離

日本導演柴幸男作品《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探討人與憂傷之間的距離。劇中使用極簡的物件作為道具,例如大型方框可以是出國的登機門,也可以是隨行的護照本意象。圖為2017年東京藝術節演出版本。(濱田英明攝,台北藝術節提供)

從日本311大地震、近期的燕子強颱、北海道大地震等,天災人禍造成的災害影響,外界看日本,總有一套因應之道,能快速重建。曾獲重要性獎項「岸田國士戲劇獎」的導演柴幸男表示,「日本人其實並不特別堅強,只是習慣了遭逢災難,並能做到快速處理,但仍有許多潛伏在底下的情緒和感受,需要被看見。」

為此,柴幸男將人們遭遇悲劇時的狀態,反芻成作品《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探討人們面對悲傷時,內在的防禦機制。

1982年出生的柴幸男,來自日本愛知縣,他表示自己是來自鄉下的孩子,並沒有太多娛樂,對於未來也曾經沒有太多想像,是受到日本喜劇大師三谷幸喜的影響,一度想當搞笑藝人,後來也因此踏入劇場工作,2010年以作品《我們的星球》拿下岸田國士戲劇獎,一戰成名。近年他和台灣關係密切,來台為青年學子舉辦工作坊,新作也和台灣音樂人柯智豪聯手打造。

柴幸男表示,他對於劇場空間的可能性有許多想像,也多會在公共場所演戲,這次他為了探討人與悲傷、悲劇之間的距離,因而採用在兩個劇場空間同步演出的作法。

他表示,這樣的作法困難度很高,「但是我想給觀眾不一樣的體驗和思考;當觀眾選定在其中一邊看戲的時候,就會同時想像,另一邊劇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要選定觀看其中一邊,就無法真正看見另一邊的劇情走向,怎麼樣都無法看見全貌,就像是人們處理自我悲傷的距離。」

《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故事共有兩條支線,一邊是代表「生」,活在人類線性時間的主角「小我」,另一邊則是代表「死」,被關在地獄裡、不斷受罰的主角「小逝」;有天小我在因緣際會下和小逝對話,成為朋友,但小我卻隨著時間過去而忘了小逝,小逝為此感到絕望。

柴幸男表示,此刻世界正身處災難頻傳的年代,「世界各地的悲劇,都會透過新聞媒介傳到我們的耳裡,那種明明透過畫面看見人間煉獄的狀態,但我們仍能繼續無事一般地生活,這無關乎好壞,而是一種深層的無力感,我期望這齣戲也帶給觀眾一些衝撞感。」

《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將在9月28日至30日,在北藝大戲劇廳、舞蹈廳演出。

(中時 )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