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鎮民代表何惠娟召開記者會,並請志工演出行動劇,指埔里鎮長周義雄欺騙鎮民零負債,真相是卸任前透過墊付案積極掏空埔里鎮公所。(廖肇祥攝)
埔里鎮民代表何惠娟召開記者會,並請志工演出行動劇,指埔里鎮長周義雄欺騙鎮民零負債,真相是卸任前透過墊付案積極掏空埔里鎮公所。(廖肇祥攝)
面對鎮民代表何惠娟質疑掏空埔里鎮公所,埔里鎮長周義雄(左)僅發報書面聲明,表示要保留法律追訴權。(廖肇祥攝)
面對鎮民代表何惠娟質疑掏空埔里鎮公所,埔里鎮長周義雄(左)僅發報書面聲明,表示要保留法律追訴權。(廖肇祥攝)

埔里鎮民代表何惠娟1日召開記者會,並演出行動劇,踢爆埔里鎮長周義雄與代表會主席蔡文仲、副主席黃世芳私下和議,未經代表會定期會或臨時會審查預算來源,墊付追加8750萬元所謂的「公共工程」預算,支付近3個月異常頻繁大量的「道路改善工程」,指周義雄卸任前半年看守期,根本是「假建設、真掏空、能撈就撈、能騙就騙」,自有財源累積加總2.43億元隱性負債,積欠中央、優存利息3.3億,合計負債5.7億,無論下任鎮長誰當選,恐怕連員工薪水都發不出來。

周義雄7月份起,在埔里鎮33個里召開「107年鎮政座談會暨環保宣導」,首先強調埔里鎮公所今年7月16日還清所有債務,無論「長中短期都是0」,但有別於一般座談會互動,會中幾乎是周義雄一人唱獨角戲,不讓來賓發言、也不讓鎮民發問,何惠娟指出,周義雄在33里的「單口相聲」扯謊,所謂的「負債還清」,是馬文君留下的政績,當時鎮公所向陽信銀行借貸一億元,興建可容納3萬個塔位的「慈孝堂」,早在民國96年1月時已估算,10年償還本金利息綽綽有餘,真相是「在周義雄任期內還完」,並非「周義雄還的」。

何惠娟並邀請志工演出「梟雄與憨嬸」短劇,指周義雄不但剽竊前任鎮長政績,在他即將卸任之際,與蔡文仲、黃世芳私下和議墊付了8750萬元,分為5月份以自有財源追加6000萬元、9月以自有財源追加2000萬元、9月由道路挖掘基金當歲入追加750萬元,埔里鎮公所發函給埔里鎮民代表會的公文中只概括性寫著「本鎮轄內公共建設及設施,俟辦理107年度追加預算後再予辦理轉正」,沒有列出每筆工程明細。

何惠娟指出,這三筆墊付款款項之大,打破歷任埔里鎮長紀錄,現任代表蔡淑芬過去擔任主席時,只要墊付超過50萬元,要所有代表同意才能追加,8750萬元款項如此鉅大,主席理應召開臨時會與所有代表協調共同監督,但周、蔡、黃聯手,3人不但未知會全部代表,還將本屆第二次代表會定期大會延至11月24日選舉投票日後召開,以技術犯規規避代表會監督政府的職責。

何惠娟指出,鎮公所今年度預算增編4000萬元、強建殯儀館貸款6000萬元、以高於實價登錄行情價購農牧用地6690萬元,要向銀行貸款5500萬元,連同8750萬元的自有財源短期墊付款項,加總2.43億元隱性負債,另埔里鎮公所積欠衛福部921震災款1.5億、將停四立體停車場一至三樓興建店鋪及改建飯店,被交通部要求繳還8700萬元補助款、積欠退休優存利息9470萬元,周義雄8年任期對於中央欠款一毛錢都沒還,公所歲入僅4億,卻累計了5.7億元潛藏負債,周義雄債留子孫,卻推說是前任欠的跟他無關,無論下任鎮長誰當選,包商的欠款恐怕沒得領,員工薪水恐怕都發不出來。

對於記者提問,周義雄不正面回答,事後發佈紙本聲明稿回應,表示選舉期間,埔里鎮公所及本人基於行政中立不予評論,如有涉及妨害鎮公所或本人名譽,將保留法律追訴權;蔡文仲與黃世芳表示,並未刻意將定期會延至選舉後,純粹考量多位代表有連任壓力,選舉期間特別忙碌,因此選後召開方便代表跑選舉行程,關於墊付案,係考量鎮民確有道路改善需求,因此予以核可,一般會在下一會期中補正。

(中時 )

#埔里鎮長 #周義雄 #鎮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