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岳德(右)和蔡奕勳(左)發揮巧思,透過膠帶在地板繪出桃園街道圖,以線條延伸到牆上,彷彿帶領大家走遍一個個桃園老地方。(蔡依珍攝)
林岳德(右)和蔡奕勳(左)發揮巧思,透過膠帶在地板繪出桃園街道圖,以線條延伸到牆上,彷彿帶領大家走遍一個個桃園老地方。(蔡依珍攝)
「目前勉強」用解剖概念繪出有76年歷史的源芳醫院,醫師袍的綠和現址綠油油屈臣氏的綠重疊,呈現重建歷史建物就像醫學治療只著重修復、忽略心靈的感慨。(蔡依珍攝)
「目前勉強」用解剖概念繪出有76年歷史的源芳醫院,醫師袍的綠和現址綠油油屈臣氏的綠重疊,呈現重建歷史建物就像醫學治療只著重修復、忽略心靈的感慨。(蔡依珍攝)
黃子紋則用童趣彩繪塗鴉的方式,描繪對改建後永和市場的期望,希冀老商圈能再度活絡、重現往日榮景。(蔡依珍攝)
黃子紋則用童趣彩繪塗鴉的方式,描繪對改建後永和市場的期望,希冀老商圈能再度活絡、重現往日榮景。(蔡依珍攝)
呂仁凱用片段的方式呈現過去與現代交融的桃園家政女學校。(蔡依珍攝)
呂仁凱用片段的方式呈現過去與現代交融的桃園家政女學校。(蔡依珍攝)
展期即起到22日止在只是光影獨立咖啡廳3樓展出,為鼓勵創作也呼籲大家能以低消入場。(蔡依珍攝)
展期即起到22日止在只是光影獨立咖啡廳3樓展出,為鼓勵創作也呼籲大家能以低消入場。(蔡依珍攝)
展期即起到22日止在只是光影獨立咖啡廳3樓展出,為鼓勵創作也呼籲大家能以低消入場。(蔡依珍攝)
展期即起到22日止在只是光影獨立咖啡廳3樓展出,為鼓勵創作也呼籲大家能以低消入場。(蔡依珍攝)

只是光影獨立咖啡廳即起舉辦「老城新桃園」展覽,邀請21個新銳藝術家畫出22個桃園老地方,平均年齡才30歲的藝術家們,用不同的方式呈現心目中對桃園的酸甜苦辣,細細品味每幅畫作的意涵彷彿逛完一圈老桃園、新生命的感覺,藝術家們也希望藉此讓大家認識、回味老桃園,更願意來參與、融入這個生活的城市。

策展人林岳德和蔡奕勳說,桃園一直以來都被人覺得是沒有自己文化的地方,感嘆桃園美術教育底子明明就很深厚,陽明、內壢、南崁等高中美術班數量名列前茅,但畢業後往往到外地發展,少留著在桃園,近年桃園外移人口急速攀升,卻多是工商業、科技業,藝術相對來說寥寥可數,但其實很多藝術家在默默關心著桃園,因此希望透過展覽喚起大家一同關心「桃園」這個大家成長、生活的地方。

林岳德和蔡奕勳笑說,「老城新桃園」聚集了21位關心桃園的藝術家,畫下桃園區22個老地方,有的已被剷平、有的面臨拆遷、有的是就在身旁但你可能從沒有注意到的地方,老地方在藝術家融入文史後重新詮釋,幻化出不同的樣貌與新的故事。

像是「目前勉強」用解剖概念繪出有76年歷史的源芳醫院,醫師袍的綠和現址綠油油屈臣氏的綠重疊,呈現重建歷史建物就像醫學治療只著重修復、忽略心靈的感慨;廖柏森用晦暗的色彩融入敬鵬大火客死他鄉的移工,帶出由武陵派出所改建成的新移民會館,提醒執政者和老闆改善勞動環境和條件;黃子紋則用童趣彩繪塗鴉的方式,描繪對改建後永和市場的期望,希冀老商圈能再度活絡、重現往日榮景。

張如安則以空拍概念畫出文昌公園,卻刻意用暗色系如遮羞布般,覆蓋住一個個罐頭遊具;陳美君運用彩色筆,畫出傳承5代、已有150年歷史的張松麥芽糖,凸顯麥芽糖對老闆、對老桃園的兒時回憶來說,都是快樂且繽紛的;Joy Ku的第五街洋服,則以黑白色彩呈現過去顧客和老闆間的親密關係,身材的細微變化老闆比顧客本身還更了解,但成衣產業襲台後,這樣的親密關係也跟著消逝;過去都畫人像或寵物的呂仁凱,也挑戰家政女學校宿舍,但現在已從清潔隊剷平成上公園、下停車場的建地,能尋到的舊史實非常稀少,因此他也用片段的方式呈現過去與現代交融的桃園家政女學校。

林岳德和蔡奕勳不但貼心找出老地方的老照片,搭配歷史文字解說,讓參訪者更能了解歷史脈絡,還幫每位藝術家拍攝1小時的影袋,剪輯成8分鐘的短片訴說創作歷程和對桃園的希望,展覽現場更發揮巧思,透過膠帶在地板繪出桃園街道圖,以線條延伸到牆上,彷彿帶領大家走遍一個個桃園老地方,展期即起到22日止在只是光影獨立咖啡廳3樓展出,為鼓勵創作也呼籲大家能以低消入場。

#桃園 #藝術家 #老地方 #歷史 #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