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委員陳宜民、葉慶元律師及高思博競選總部發言人毛嘉慶,12日召開記者會,會中有兩位民眾戚成棟和鄭仲圻,分別出面指控黃偉哲侵犯其著作權及黃偉哲青年策略部主任陳信宇,在成為黃偉哲青年軍後,過河拆橋,一手把持「臺南市府城社區文創發展協會」,將昔日共同創會及進行動漫創作的夥伴趕出該協會。

陳宜民強調,民進黨一直以受到青年族群的支持自居,日前黃偉哲才舉辦座談會,說要推動本土動漫產業化,還說他要「推一把」媒合政府資源提供給動漫創作者,讓台南動漫界中的許多鑽石得以發光,以期真正建立起本土動漫的市場。然而他要大聲質問黃偉哲,是否擅自使用戚成棟為他設計的公仔圖像,從初選時期,就製作成扇子、人形立牌等文宣品,卻沒有給予任何的費用,如果這件事是真的的話,根本就是不尊重青年創作人和其著作權的行為。

戚成棟不僅亮出他與黃偉哲青年軍的line對話截圖,證明該款黃偉哲公仔,的確由他創作提供,亦出示黃偉哲的初選和市長選舉發送的文宣品(扇子),和服務處前的照片,顯示黃偉哲目前還在使用他所設計的公仔圖樣,卻未曾給付任何的相關費用。

鄭仲圻則出面指控黃偉哲青年策略部主任陳信宇於105年9月30日與他簽署入股經營契約,並在他依約給付十萬元現金後,陳信宇無視見證人已見證陳信宇收受該筆款項,竟否認收到該十萬元款項。陳信宇還濫用「台南市府城社區文創發展協會」理事長職權,暗地在沒有任何通知及開會、甚至在常務理事不知情的情況下,將鄭仲圻從理事身分變更為一般會員,最後再從協會中剔除,致使鄭仲圻無法使用甚至展出自己所製作的所有動漫作品。

毛嘉慶則表示,根據高思博競選辦公室瞭解,黃偉哲大量使用戚成棟和鄭仲圻設計的圖像,由於南部天氣炎熱,光是印有此一圖像的大小扇子,總共就製作了200萬份左右,實在是「吃人夠夠」!用人家的創意用了200萬份,居然連一毛錢都沒有給創作的年輕人,會不會太誇張?

毛嘉慶指出,接觸該協會之後,當時黃的國會主任曾碧珠,曾允諾幫動漫協會爭取75萬預算,以贊助該協會所舉辦的活動,但該協會卻被要求買紅酒、咖啡豆(都是元侑的產品),年輕人沒錢買,最後75萬變5萬,年輕人才知道,買紅酒是什麼意思。對於黃偉哲辦公室任意使用他人的公仔創作,卻不付費,又透過青年軍陳信宇把持一個青創的動漫民間社團,說要贊助人家文創協會的活動,卻變相要求該協會也要贊助委員,這般地踐踏青年人的創意,和沒有信用,黃偉哲若當選市長,怎麼可能是青創和文創的推手?

葉慶元指出,依照著作權法第10條及22條規定,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未經著作權人授權,任何人無權自行重製該著作,否則即應承擔民事之賠償責任以及刑事責任。葉律師強調,黃偉哲目前的文宣品,如果是基於戚成棟和鄭仲圻之著作而加以重製,即已構成侵權,尤其黃偉哲並沒有支付戚成棟和鄭仲圻任何費用,也未取得授權,擅自將戚成棟和鄭仲圻所製作完成之公仔圖像重製於扇子、人形立牌等文宣品,依照著作權法第91條規定,最重可處三年以下之有期徒刑或併科新臺幣75萬以下罰金。此外,在民事賠償的部分,由於重製數量高達200萬份,黃偉哲競選總部顯屬故意侵權且情節重大,依據著作權法第88條之規定,得由法院酌定賠償額,最重可達500萬元。

(中時 )

#黃偉哲 #協會 #動漫 #著作權 #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