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倫敦銀行拆借利率(Libor)三月期已升至2.4496%,創出2008年11月以來的最高點。雖然Libor機制有種種缺陷,並且在歷史上也發生過操控醜聞,但是隨著監管以及報價機制的改進,Libor依然是當今最為重要的美元基準利率之一。

華爾街見聞指出,現在,Libor追隨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上漲,全球流動性風險有進一步加劇的可能。同時,全球股市的劇烈動盪仿佛在告訴投資者,全球流動性收緊帶來的借貸成本高企故事才剛剛開始。

對於美元 Libor 最近幾個月的攀升有一種更加不祥的解釋:由於經濟增長放緩引發對美元的大量需求,尤其是來自那些負債纍纍的新興市場借款人的需求,美元 Libor 過去一個月左右的漲勢反映出流動性危機迫在眉睫。

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師 Jonathan Garner 曾表示,金融危機後,在全球低利率以及央行寬鬆政策的壓制下,美元 Libor 一直處於紀錄低位。2015 年聯準會開啟升息以來,美元計價的 Libor 總體呈現上升趨勢,今年開始 Libor 的急速上升可能比鷹派聯準會更讓市場擔心,而且這個趨勢可能貫穿一整年。

在金融收緊的大環境下,美元升值已經引發市場對新興經濟體借款人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償還美元貸款的擔憂,而今美元 Libor 又持續走高,使得投資者的這種擔憂進一步加劇。

BNY Mellon 高級貨幣策略師 Neil Mellor 在週二發布的報告中引述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數據表示,截至 3 月底,美國以外的非銀行借款人的美元債務已經攀升至 11.5 兆美元,年增率增長了足足 7 個百分點。其中,三分之一都來自新興市場。

「即使聯準會只執行其未來 18 個月貨幣收緊計劃的一部分,資金壓力也只會有增無減,繼而對新興市場的信貸結構產生負面影響,」Neil Mellor 這樣寫道。

(旺報 )

#美元 #市場 #新興 #全球 #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