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年,馬拉松和三鐵賽事在台灣從高原期進入平原期,但仍有一群人是跑者,也是安全救護者。這群人無償付出,甚至還代表台灣,將這套公益行動輸出海外。

將運動助人文化輸出海外  
讓世界看見台灣公益

短短兩年內,「醫護鐵人」加入人數達九百位,去年台灣參與賽事的安全醫護達八十二場。甚至,賽場助人文化還輸出海外,九月參與德國馬拉松賽事、十月中旬到日本千葉,無形中也讓世界看見台灣社會公益的「柔性行銷」。

9月9日,約莫四點,天光未亮。家住高雄的陳彥良驅車至台南馬沙溝濱海遊憩區,一場結合游泳、自行車和賽跑的三鐵賽事即將上演。現場還有來自日本和歐美超過六百人次參與,隨著陽光逐漸升起,氣溫愈來愈高,只見最後賽段,有跑者發生抽筋現象,陳彥良與其團隊馬上停下賽程,進行簡單救護和指導動作伸展。一個簡單的救護行動,讓參賽者楊有義能忍受著大腿不適,繼續未竟之旅。

「醫護鐵人重在完賽,而非輸贏。」陳彥良強調:「協助比賽中的受傷者,比自己完賽還快樂。」醫護鐵人們是選手,也是醫護人員,在賽事中對選手施行CPR(心肺復甦術)、拉筋、包紮傷口及排除中暑等救護。與醫護人員最大不同的地方是,在每場比賽中,台北石牌某公立醫院胸腔部總醫師洪緯欣等醫護鐵人們,除了運動裝備外,還帶食鹽水和紗布等簡易救護工具。

兩年前,「社會企業」這些字眼,幾乎不會出現在陳彥良的人生字典中。他因家裡經濟環境所限,讀書得靠學貸。畢業後為快速償還,積極爭取公司外派獲取更高薪水,到企業和大學講課,還與朋友合資創業,曾一度同時兼四份工作,不到三十歲,年薪就達三百萬元。

起點出自陳彥良的一位友人,在馬拉松比賽時昏厥、被救活的一刻。生死關頭走一回的友人,鼓勵有救護員執照的陳彥良投入賽事安全救護。陳彥良說,「剛開始沒什麼感覺,也沒有組織凝聚力,但發現:一個人幫助一個人,就與吸引力法則一樣,可以讓一個人力量增加到一群人力量的投入。」於是,陳彥良開始組織「醫護鐵人」社會企業,成員包括醫師、護理師和救護員。

因是無償付出,第一年,他自掏腰包一百多萬元,支付「醫護鐵人」日常支出。接著,陳彥良從企業管理角度出發,建立商業模式和品牌。因主動參與賽事安全救護是初衷,「我們不向主辦方收費,但藉由高參與密度,增加醫護鐵人品牌度。」他認為做公益,走品牌的路才能持久,也能吸引更多人參與。

無懼公益與商業衝突  
「救人比完賽更快樂」

然而,公益與商業的衝突,亙古不變。組織成員的質疑聲浪紛沓而來:「默默做公益就好,為什麼要大張旗鼓?」「為什麼要開發周邊商品……?」陳彥良分析,成立公司找贊助和開發周邊商品,可以保障金流穩定;成立協會能掌握人流,吸引更多在賽事中受傷需要被幫助的人。未來也會開設課程,一步一步建構完整體制。

「救心,也是自我養心過程。」這是邁入不惑之年陳彥良的體悟,而他大舉投入運動社會公益的善意,也慢慢地在台灣與國外持續被關注著。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40期)。

(中時電子報)

#賽事 #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