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選舉很燒錢,吃的喝的看的用的通通得花錢,北市大路口掛上一面競選看板,動輒就得花掉十幾萬,據了解直轄市議員選舉,不管最後有沒有當選,平均一位市議員選舉至少得花掉1000萬到1500萬,但當4年任期的收入僅有500多萬,議員該如何賺回來呢?

「一位直轄市的議員,4年法定收入不過552萬元,縣市議員更不超過400萬,一場選戰的開銷根本入不敷出,為何有人還是砸大錢選議員?他們的錢包藏有什麼內幕?」天下雜誌報導,其實議員錢包分很多層次,從實領的薪資,到看不到、挖不到的錢脈,揭露議員4個錢包不能說的祕密。

挖錢內幕1: 兼差當董事長 議員只是副業

曾有一位地方議員的名片,上面密密麻麻寫滿公司和職稱,是個事業有成的董事長,但在這麼多頭銜下最末一行才看到「議員」兩字。

除了議員身分外,兼職兼營事業幾乎是常態。苗栗縣議會議長陳明朝,是位於頭份的尚順育樂世界總裁;曾有周刊報導,2015年開幕後,才兩個月時間就創造4億元營收。

挖錢內幕2:企業捐款比1年收入多

因應年底選戰,有不少參選人設置政治獻金帳戶,在短短幾天的塒間,湧入上千萬捐款,有些議員甚至拒絕建商的捐款就超過200萬,比議員的年薪還要多。

挖錢內幕3:用空白支票買議員「沉默權」

議員吳益政提到,有次審到一件百億元的重大工程,他認為漏洞百出、一舉刪除,「後來他們另找議員去復議,也請人來找我,問我要多少錢,只要不再反對,他們都願意付。」

對方想用空白支票換取他的「沉默」。吳益政當時回說「不要以為有錢就好打發。」但最後他的反對票,還是無法擋下這個案子。

挖錢內幕4:工程回扣是最致命的誘惑

一位在政治界打滾多年的業者透露,花大錢選議員「因為可以施壓、可以包工程,」不然,「你以為議員上千人,都懷抱天下為公的理想?」

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執行長任懷鳴舉例,曾有議員說有個A議員拜訪他,拿出小皮箱放在桌上,打開一看,裡面裝滿百萬現鈔。原來這位議員將小型工程建議款的額度借給A議員,任懷鳴搖頭說「回扣就有這麼高,誇不誇張」。

(中時電子報)

#選戰 #議員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