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財經報導,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金光經濟學講席教授黃益平18日出席第9屆財新峰會上表示,如今中國經濟態勢放緩,中國人民銀行(人行)貨幣政策決策變得非常艱難,但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問題在於,槓桿率非常高,影子銀行和互聯網金融沒有得到很好的監管。

黃益平表示,全球金融危機已經過去10年,如今世界經濟幾乎走出了10年前的困境,各國經濟都已經開始溫和的恢復。在黃益平看來,除了美國以外,其他一些經濟增長態勢相對比較疲軟,其實我們還遠遠沒有恢復到全球危機以前的經濟態勢。

10年以來,中國採取了很多的政策應對這場危機。黃益平認為,「總體看來,貨幣政策非常激進,財政政策相對保守,結構改革應該說是步履緩慢,從各國基本上都可以看出來這個比較一致性的變化。」最近量化寬鬆對世界經濟已經造成很大的影響。土耳其、阿根廷、南非、俄羅斯等都受到波及,中國也在其中。

就貨幣政策而言,中國面對美國聯準會(FED)升息,中美利差不斷縮小。黃益平指出,如果明年FED真的還要再升3~4次息,中國7天期的逆回購利率就可能會低於美國聯儲基金的隔夜利率,對於中國的外部金融環境,尤其是對中國匯率會造成新的壓力。

但另一方面,經濟態勢在放緩,黃益平表示,這可能意味著貨幣政策會有寬鬆壓力,包括外部貨幣政策的緊縮,和中國內部的經濟疲軟,這將使得人行貨幣政策決策變得非常艱難。

但這還不是我們現在碰到的最大的問題,黃益平指出,今天中國經濟最大的問題在於,一方面槓桿率已經非常高,另外一方面中國有一個非常龐大的,可能沒有得到很好監管的金融創新部門,即影子銀行和互聯網金融,這是我們碰到的第一個挑戰。

第二個更重要的挑戰是,全球貨幣政策可能都要退出量化寬鬆。黃益平表示,很多人認為有可能在未來1~2年世界經濟有可能重新走入經濟危機,比如現在美國總統川普一系列的政策是為了應對經濟失衡的問題、貿易失衡的問題,但他減稅的政策和增加投資的政策,也有可能在一定意義上來說會擴大美國經濟結構的不平衡。

(工商 )

#經濟 #中國 #政策 #貨幣政策 #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