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威脅論」近期在美國已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任何一項政府政策或民間計劃,從國防安全到產業技術發展,大多數都是以對抗來自中國的挑戰為主旨。中國確實對美國造成挑戰,但無需如此誇大中國的威脅。美國媒體的專欄指出,現在很多團體吹捧中國的力量,都是為了爭取政府預算或是企業贊助,決策者應該辨別這些何者是中國真正的威脅,以免資源用錯地方。

美媒《國家利益》專欄文章指出,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變得很害怕中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反應可以理解。中國在經濟、技術和軍事力量上快速成長,從美國的跟隨者轉變為競爭對手。本世紀初美國人對中國有高度熱情,甚至還擔憂中國可能無法很快適應市場經濟,但現在美國人已不這麼想,對中國的態度變得非常謹慎。不過即使考慮到國家實力的變化,今天美國人的擔憂似乎已經脫離現實。中國雖然有許多需要警惕或甚至恐懼的地方,但它沒有像許多人說的那麼強大,決策者對它的弱點與優點都應該有相同的認識。

文章說,民意調查趨勢很明顯,過去50年內美國人對中國的擔憂顯著增加。民調機構皮尤(Pew)的調查顯示,不喜歡中國的美國人從2007年的39%上升到最近的55%。蓋洛普(Gallop)2018年調查中有11%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是「對美國經濟的最大威脅」,相較於其他各項威脅,這個比例算很高。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數字是從2007年的2%快速上升而來。奇怪的是,雖然美中貿易戰持續緊張,美國人感受中國威脅的人數卻反向逆轉,但比例上並不顯著。

文章指出,在調查內容上,更能顯示出對中國人的恐懼。最近一項「對美國利益造成威脅的國家」的調查顯示,近90%的美國人認為是「中國的經濟實力」與「中國技術力量」。另一項「中國對美國的威脅」的調查則指出,有29%的受訪者憂慮中國的軍事力量,而58%的受訪者擔心中國經濟,另有62%認為是中國持有的美國債券,58%擔心中國的網路攻擊,51%認為是就業和貿易。

中國讓美國人關切程度過高,雖然其平均6%的經濟增長速度遠超過美國,但就算一直維持下去,中國大陸仍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超越美國。不過中國確實正快速積累實力,不太公平的貿易政策也引發許多擔憂。例如,要求外商在進入中國後必須放棄其部份技術與商業機密。此外北京也努力改變目前全球貿易架構,推動「一帶一路」連結亞洲與中東、歐洲的貿易通道,還有就是在全球大量進行資產與企業併購。

文章表示,部份美國人甚至擔心中國在美國購入資產會導致北京影響美國的政策,其實這些擔憂是多餘的,不論企業所有人屬於哪個國家,最終還是要遵守美國法令。這類形的擔憂可能與北京在美國校園贊助孔子學院有關,孔子學院的宣傳可能會讓學生感到困惑,開始質疑美國文化比不上中國文化。此外,有些人擔憂孔子學院會組織「第五縱隊」,這已屬杞人憂天了。

提出中國威脅論的人最常把實際上是中國的弱點當成優點來宣傳。例如美國國家安全局聲稱中國對補貼半導體生產的政策。這種由政府補貼的方式造成大量的浪費與無效率,與該產業應有的創新精神背道而馳,中國過去已經吃了很多官僚文化的苦頭,應該不致傻到再走回頭路。

文章特別強調,決策者和民眾應該好好調查那些過度吹噓中國實力的團體的動機。所有提出警告的人,無論是美國國家安全局、國家科學基金會、能源部還是矽谷 ,他們都要求增加預算以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尤其以華盛頓的聯邦政府部門為甚。這些人將從增加的支出中受益這一事實,當然不表示他們的說法不真實,但它確實需要在砸下大量經費前先做詳細調查,再來決定是否以他們所描述的方式來應對挑戰。

這件事讓人想起美國家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對日本的恐懼,當時許多企業界和政府都贊同與日本政府及企業界密切合作,但當時包括柯林頓總統在內的人都擔憂這種合作將使日本取代美國的技術和經濟優勢,學界甚至也鼓吹「遏制日本」,最後美國國會對日本貿易與貨幣政策祭出殺手鐧,嚴重挫傷日本經濟與技術活力,連帶著也拖慢了美國的創新發展。

由於先前日本的經驗,中國不見得會走上日本的道路,它可能更加靈活,但目前情況看起來確實很像。中國利用經濟和外交擴張其勢力也遇到些瓶頸,例如在非洲的巨額投資已經引起非洲人對「新殖民主義」的恐懼,亞洲許多國家也抱怨中國的欺凌行為,拒絕接受中國的投資。中國確實應該讓美國擔憂,但不是今天這種誇大的方式,這種誇大會打亂美國在取得主導地位時應該真正投入的工作。

文章來源:Why Is America So Scared of China?

(中時電子報)

#中國威脅 #民調 #國家利益 #經濟實力 #先進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