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國際知名環保專家麥克.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與倫敦帝國學院病理學教授潔芮.湯瑪斯(Gerry Thomas)應中華民國核能學會邀請,發表核能重要性與輻射正確知識的相關演講。謝倫伯格說,他曾經也是反核主張者,但是真正理解核能原理與過去幾十年的減碳貢獻後,他認為核能拯救了極多的人命;那是人類最重要的能源。至於福島核災,他認為對環境影響有限,甚至批評日本政府刮除表土的做法是勞民傷財,失去肥沃表土更傷害生態環境,完全沒有必要。

這場活動全稱是「2018環保、健康與核能國際論壇」,兩位國際貴賓與談者則有清大系統與工程學系系主任葉宗洸教授、原能會前主委蔡春鴻及核能流言終結者黃士修。兩位國際人物也是專程來台灣對「以核養綠」公投的實際支持。

麥克謝倫伯格是知名的國際環保評論家,被盛讚環境英雄。(江飛宇/攝影)
麥克謝倫伯格是知名的國際環保評論家,被盛讚環境英雄。(江飛宇/攝影)

謝倫伯格是國際知名環保與能源專家,曾獲時代雜誌頒授「環保英雄」的殊榮,同時也是富比士(Forbes)雜誌專欄作家。他對於台灣的有志之士勇於發起「以核養綠公投」與一連串活動印象深刻,也都持續關注,這是他兩年內第3次來到台灣。他在「核能能夠拯救生命」提到,謝倫柏格認為,相較於煤碳、石油、天然氣以及生質能,核能絕對是目前能夠提供最安全可靠電力的發電方式。他同時引用2016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說明,全世界每年有700萬人死於空汙,情況非常嚴重。他另引用唐獎得主詹姆斯.漢森教授(James Hansen)在2013年的研究結果指出,以核能取代燃煤,迄今已拯救了全球180萬人的生命。

他表示,相較於其他的能源,核電廠所耗費的材料總量明顯較少,也就能夠保存更多地球資源。雖然很多人主張可再生能源,但謝倫柏格以美國加州與德國的例子,兩者所付出的代價都是高電價,而且電力仍然不穩定,甚至不夠潔淨。如果德國當初把花在再生能源的5800億美元投入核能,德國早已達成100%潔淨零排放的目標。若要學習德國必須慎思,因為那並不是最好的做法。

接著演講的湯瑪斯教授是病理學專家,從事輻射與生物的研究多年,曾親手建立「車諾比生物組織銀行」(Chernobyl Tissue Bank),也曾擔任「威爾斯癌症銀行」的科技主任 (Scientific Director of the Wales Cancer Bank)。她指出,一般人都免不了因核武而對輻射產生恐懼,但是又對於使用醫用輻射視為常態,甚至在某些情況,認為浸泡含有輻射的溫泉對人體健康是有益,只因那是「天然」。這些認知多半來自不瞭解以及錯誤的訊息。事實上,環境中的低劑量輻射可說是無所不在,不管來自天然,或是人工都是。比如冷戰時期美蘇兩強的核武器試爆了上千次,釋放至環境中的人工核種,包括碘-131與銫-137已相當的多,遠比車諾比與福島兩次事故的釋放量還要高。簡而言之,因核電廠事故的輻射曝露量,遠比想像中為低,稱不上健康風險,反而是空氣汙染與氣候變遷造成的健康傷害更明顯也嚴重。若是追求環保健康的環境,應是以核能搭配再生能源,取代燃碳能源才正確。

隨後的現場觀眾的提問時,剛好都提到幾個時下最熱門的輻射與能源選擇議題,包括對於引進福島災區農產品的看法、福島事故後的處理與人員疏散,在台灣辦的到嗎? 太陽能板可以回收,為何不支持?核廢料的國際處理問題等,都是最重點的問題。

湯瑪斯教授認為,對於福島農產品的恐懼沒有必要,因為自然界本來就充斥輻射,福島產品不但沒有較高,反而比許多地方要低,比如科羅拉多州、巴西瓜拉帕里海灘。至於核電廠災難的大規模人員疏散,其實沒有必要,她表示,留在室內等待進一步指示才是最佳的作法。然而,這不是批評日本的做法就錯誤,因為福島事故是複合型天災,受到海嘯影響,當地水、電等維生系統完全破壞,大規模遷移當然有其必要,但是若是僅因核輻射外洩而徹離,那就錯誤了。

謝倫伯格補充說,他去訪問福島時,看到日本政府把福島受核災地區的土壤都給刨除,並裝進大垃圾袋裡等待丟棄。他對於這種做法深深不以為然,表土是土壤相當要的養份區域,因為微不足道的放射核種而清理土壤最菁華的部分,很可能造成生態失衡,完全得不償失。

另外在福島事故後,日本社會一直緊盯所謂放射性氚水洩露太平洋的問題,全都是恐慌。首先氚水的量達到2千噸,乍聽之下很多,但是與太平洋相比根本微不足道,而且就算氚水因食物鏈攝入人體,我們新陳代謝的速度早就能排除,氚水在人體內的時間不足8小時,根本不會造成輻射傷害。

至於核高階用過核燃料的問題,兩位學者都認為,思考最終處置固然很好,但是實在沒有急迫性,因為它的產出量很慢,而且它是日後新型反應器的燃料,要是隔離的太遙遠,反而會造成使用的麻煩。

謝倫伯格回應太陽能發電板的回收,他說太陽能板的構造相當複雜,它有玻璃、塑膠,與夾在其中的半導體和鎳、鎘等元素。若要重新提煉出來,所需要的成本太高,時間太長,又耗費大量能源,對於製造商來看,製造全新的太陽能板更划算,這就是損壞的太陽能板,幾乎肯定會被廢置成垃圾的原因。

另外在觀眾席的菲律賓前國會議員馬克.寇傑柯(Mark Cojuangco)表示,他對於台灣有如此活躍的核能支持力量感到欣慰。他表示,菲律賓也遇到反核力量擋下核電廠的事件,就是巴丹核電廠(Bataan Nuclear Power Plant)。巴丹電廠自1976年始建,卻在建造過程過程遇到三哩島事件、車諾比事件而停工,明明一切正常的電廠就因為國際事故遭到莫名其妙的廢止,菲律賓改用大量的燃煤電廠供電,然而燃煤發電需要大量進口的煤炭,每一艘運煤船都是數萬噸的巴拿馬級貨輪,這些運費都白白的投給運輸公司了,要是有核電廠,一個貨櫃就足以供應,可以省下多少錢? 因此他很支持台灣的擁核運動,也很希望能推動菲律賓自己的核能覺醒。

菲律賓前國會議員馬克.寇傑柯表示,菲律賓也因反核運動而阻止了核電廠的運營,這對經濟與環保的傷害很大。(江飛宇/攝影)
菲律賓前國會議員馬克.寇傑柯表示,菲律賓也因反核運動而阻止了核電廠的運營,這對經濟與環保的傷害很大。(江飛宇/攝影)

本次論壇在經歷三小時的演講與座談,以及講者與觀眾的熱烈討論後,圓滿閉幕。

(中時電子報)

#核能 #謝倫伯格 #潔芮 #中華核能學會 #輻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