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2015年全國大專運動會男子田徑800公尺改寫大會紀錄的台大法律系最強素人陳宣任,今天凌晨在個人臉書上寫了一篇感人肺腑的文章,期盼國人在「東奧正名」公投議題上投下反對票,別扼殺了運動員的未來希望。全文如下:

致敬各位曾經奮鬥、以及正在奮鬥的台灣運動員們

這些日子,你們充滿無奈,卻只能忍耐。

你們從小沒有寒暑假,你們除夕的白天練習完才能去和家人團圓,初二初三大家開始走春了,你們卻又要回到崗位上繼續咬緊牙關。

政府不時出包,沒辦法扮演你們最大的後盾,你們忍著,國家告訴你相忍為國。

每次你們披著國家隊的戰袍出征,卻必須肩負國人的夢想和謾罵,因為大家的國球叫做贏球;

曾經,你們為了兼顧訓練和經濟問題,難以全心全意投入訓練和比賽,不時感心疲。

時至今日,除了原有的壓力,現在大家告訴你們政治體育本是一家,你們有責任肩負這樣的風險和壓力。沒有聽錯,別人的夢想可以純粹是為了夢想,純粹是專注想把一件事情做好,但你們不行。

現在他們上了賭場卻不帶自己的籌碼,因為籌碼正是你們的夢想。他們不說明「正名」這件事,為什麼非得靠體育人優先來完成?為什麼其他國際政經組織沒看到有人這麼直接跳出來要公投要正名,你們卻要當第一?

他們告訴你這樣的風險不大,因為照國際的規章,情況再怎麼差你們還是會有參賽權,卻不正視如果國際情勢都是按牌理出牌,為什麼今年連台灣是主辦國的東亞青都可以瞬間喪失主辦權?與會的會員國除了日本棄權和我們自己一票反對外,其他國家全部附和中國取消台灣的主辦權;他們無視如果國際局勢都是按規矩來,那他們為什麼不用更直接了當的方式、在更充滿政治色彩的國際組織「依規定」告訴大家我們就是叫台灣?何必這麼迂迴把腦筋動到你們身上?國名不改,然後一相情願要體育選手概括承受這個擔子,又是什麼意思?

他們說曾經有別的選手也不是代表國家出賽,但他們不說這些選手背後有沒有中國打壓,更不說這些特例的背景跟台灣有沒有一丁點相似。

他們說你太過自私,他們說你們誇大其辭,卻不問冒這險如果失敗了,他們要付出什麼代價?而又有誰能保證你們的參賽權絕對不會被剝奪?更不問正名成功的機率與你們可能面臨的犧牲,是否合理?

他自己在奧運穿金戴銀,卻在功成身退後帶著另外一群人,假民主之名,把你們的夢想一步步往懸崖推。如果最後沒掉下去,他們事後諸葛笑你神經,只為了自己不顧大局;假若失敗了,你們,就是這麼純粹想要專注想要發光發熱的你們,可能這輩子就此與生涯最高的夢想就此絕緣。

而他們拍一拍屁股,繼續過自己的生活,彷彿這件事情沒發生過一樣。

我相信,你們之中應該沒有人會不願意代表台灣隊出賽。

但是你們只是不希望,在這樣的險境下把這頂帽子強加在在你們身上

因為你們和大多數的人一樣,沒有什麼不同,就是有個夢想,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個夢想叫做體育。

我不禁為你們吶喊

倒底是憑什麼,可以藉由選票,使他人可能與此生致力的夢想就此絕緣?

如果今天別人發起一個公投,可能讓你妳這輩子再努力也沒有機會接近夢想一步,你妳生不生氣?

古代的民族英雄,灑自己的熱血、拋自己的頭顱。

難不成今日的民族主義,只能慷他人之慨,自己全然不必付出實質代價,卻將運動員的權益任人魚肉?

敬愛的台灣運動員們,你們的夢想多麼簡單而卑微阿,年復一年頂著風雨訓練、獨自面對受傷的苦楚、扛下國人的期待甚至是謾罵,時至今日,你們甚至是要為了台灣的政治問題賭上夢想,敬愛的各位運動鬥士們,我想你們才是台灣人心中「最軟的一塊」

完全沒有辦法想像,已經在世大運嶄露風采的小將們,正將準備高飛之際卻可能永遠的失去天空。一個運動員的生命究竟又能遇上幾回奧運?他們,要如何再重重摔落後,重拾球棒、球鞋,說服自己再次踏上運動場,卻可能只能在島上落寞的結束剩下的運動生涯。

假若這一天真的到來,你妳是否是扼殺這些夢想的一分子?

我不願意,更不忍心。

如果,你也同意,身為人,有自由作夢、勇敢逐夢而不被政治過分干預的權利。

公投第十三案,請你一同投下「反對票」,謝謝

周天成(左起)、林怡君、許淑淨、陳葦綾、楊俊瀚及鄭兆村等選手及教練齊聚一堂,呼籲各界還給運動員生存空間。(范揚光攝)
周天成(左起)、林怡君、許淑淨、陳葦綾、楊俊瀚及鄭兆村等選手及教練齊聚一堂,呼籲各界還給運動員生存空間。(范揚光攝)
奧運人協會祕書長杜台興(中)呼籲民眾傾聽運動員的心聲,不要讓運動員失去國際舞台。(范揚光攝)
奧運人協會祕書長杜台興(中)呼籲民眾傾聽運動員的心聲,不要讓運動員失去國際舞台。(范揚光攝)

(中時電子報)

#陳宣任 #東奧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