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語說「偷吃也不知道擦嘴」,還留下一嘴油膩被抓把柄。北部地區有一名男子,前往女性友人住處喝酒聊天,黃湯下肚後竟將喝爛醉的女子剝去衣褲性侵,因為自己也有酒意,獸行得逞後沒穿內褲就匆促離去,而這條留在留在女子的房間四角內褲,成了犯案「鐵證」,還被驗出與受害女內褲上有相同DNA的分泌物,讓他百口莫辯,賴也賴不掉。

庭訊中,受害女子說,當天凌晨喝到爛醉,就呼呼大睡到當天傍晚醒來,驚覺自己的胸罩扣子被解開,內褲和短褲也被脫掉,地上還留一件男性四角褲,因此報警。警方也在她的內褲上驗到男性DNA,就和現場男性四角褲上的DNA相符,是屬於前晚到家「作客」的男子的DNA。

不過被告男子辯稱,女子當天喝醉後,他和另名友人將女子攙扶到廁所嘔吐,但嘔吐物沾到他的褲子,他才會脫下外褲和四角褲清洗,但後來又決定丟棄這條四角褲,才會留在女子住處的廁所內。他抱女子回房間休息時,可能有碰到女子的腳和頭,但並沒有撫摸下體,且他和另名友人離開前,女子的衣著也是完整的。

據《蘋果》報導,在場友人則證稱,女子雖然有嘔吐,但都吐在馬桶內,沒看到有吐到該男褲子上,也沒見他有在清洗褲子。當天一起飲酒的2名友人也證稱,有聽她提過醒來後在房內發現男性四角褲,而且自己衣衫不整。

儘管被告委任律師辯護稱,有可能被告在攙扶女子時,觸碰到大腿內側或其他部位,女子又觸碰到該男碰過的部位,而產生「移轉DNA」的情況,就算女子的內褲驗出被告的DNA,也無法作為證據。

何況不曉得女子是在何時脫掉內褲採證,或許是在家中脫下內褲後,和被告的四角褲放在一起而遭污染,產程移轉DNA。

不過驗傷採證的亞東醫院則函覆表示,女子是到醫院後直接脫下內褲,由醫院放在採證袋交給警方送檢。

法官因此認為,女性在穿著內褲時下體並不會直接接觸到其他物品,更不可能遭他人任意碰觸,且內褲內面底層緊貼下體,並未隨意展露出來,應屬他人不會隨意、無意間觸碰的位置,若非他人刻意碰觸,不可能會在下體和內褲內面底層均留下DNA。

又加上被告男子的供述和證人均不相符,因此不採信被告辯詞,依乘機猥褻罪嫌判他有期徒刑10月,可上訴。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中時新聞網)

#酒醉 #女子 #內褲 #被告 #四角褲 #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