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歷史學家、第一屆唐獎「漢學獎」得主余英時的回憶錄即將在台上市,談及這本回憶錄,余英時表示,他是從史學家觀點,將個人所經歷的事變,和中國變化關鍵的地方點出來。余英時認為,台灣現在民主遭到危機,是台灣的生死關頭之際,必須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

享譽國際的史學家余英時終於出版回憶錄,台灣也將出版上市。余英時和《今周刊》談及這本書的構想,源於2007年廣州記者李懷宇訪問余英時留下的訪談錄。李懷宇本來想寫的是「以余英時人物生平為中心的口述自傳」。

但余英時認為,他是活在歷史中的人,與其出版一本談自己生活思想的「口述歷史」,他更希望此書能轉換為他七、八十年來個人「所經歷的事變」,於是他提筆自己寫成這本半生回憶錄。余英時說:「我是寫歷史的人,我想從史學家觀點,將個人經驗、親見親聞,以及這幾十年中國變化關鍵的地方給點出來。」

對於這次大選,余英時認為台灣現在面臨一個大問題,是民主第一?還是台灣第一?如果台灣內部還是把台灣放在第一位,民主放在第二位,就會不斷遭遇分裂,這就是危險。

他更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政黨習慣於黨同伐異。內部像是有兩個不同國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樣是不行的,如果民進黨執政時,要推翻國民黨;國民黨執政時,也是這樣情形。余英時說:「消滅敵人那就不是民主。」過度講究激情的「民族主義」,也可能會傷害台灣的民主制度。

「台灣是中國文化基礎上第一個走向民主的地區」,必須珍惜、同情。但余英時也說,現在正是台灣的「生死關頭」,台灣不能因威嚇利誘就屈服,必須全力保衛民主自由的體制。他更表示民主不應該「憑情感、憑情緒」,更重要的應該是建立擁有「文化修養」和「理性判斷」的社會。「台灣人權的保障、民主自由的體制,絕對不能丟掉,這是大家共同的利益。

(中時電子報)

#台灣 #余英時 #民主 #政黨輪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