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記協fb發文。(取自臉書)
台灣記協fb發文。(取自臉書)

鈕承澤(豆導)涉嫌性侵女工作人員一事在演藝圈鬧得沸沸揚揚,他今(7日)頂著大光頭現身大安分局說明,步出警局時更向媒體表示:「我會盡全力做調查,並且相信期待遵守司法審判,但其實司法外已經有一場審判,我已經被判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台灣記者協會fb早前也發聲強調不是要為鈕承澤說話,但讓鈕承澤說出「我已被判死刑」,是否已對他造成極大心理壓力,萬一發生什麼不幸憾事,請問誰可以負責?

鈕承澤在鏡頭前說出「我已被判死刑」,讓台灣記者協會的小編有感而發,在臉書寫下:「不是要幫鈕承澤說話,但深深覺得,媒體這樣鋪天蓋地的報導,讓鈕承澤說出『我已被判死刑』,是否已對他造成極大心理壓力,萬一發生什麼不幸憾事,請問誰可以負責?」

同時小編也呼籲鈕承澤身為公眾人物,應要有良好的道德標準,勇於面對事情、面對司法的勇氣,而不是喪氣地說「鈕承澤已經死了」這樣的話語,做錯事情要面對,而不是逃避,更不是用情緒的話語來閃避責任。

不過小編一席話也引來網友正負兩極意見,「真正不幸的是被性侵的女生」、「所以呢?媒體不需要鋪天蓋地報導,然後最好都沒人討論。好讓那些被性暴力傷害的受害人發生憾事嗎?真是笑死人的發文」、「啊不就好棒棒!替加害者說話前都要加一句:我不是這個意思」。

(中時電子報)

#鈕承澤現身 #鈕承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