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出超過500萬字歷史小說的二月河,曾經也是不愛上學的小孩。小學、初中、高中都留級,他在21歲才高中畢業,入伍從軍,但在父母的教育下喜愛閱讀,尤其喜歡《紅樓夢》。更是因為投入紅學研究,才進一步接觸清代歷史,萌生寫清帝王系列小說的想法。

至於系列作為何取名「落霞三部曲」,二月河則曾表示,康雍乾是中國封建王朝「迴光返照」時期,是最後一次輝煌,「落霞是最美的 ,但之後就是黑夜來臨」。

二月河因為紅學研究,受到陸紅學專家馮其庸賞識。他在1982年參加一場紅學研討會時,席間有學者感嘆沒有與康熙有關的文學作品,讓他決定埋首研究,花了4年時間,寫出160萬字的《康熙大帝》,引起轟動。至於筆名「二月河」的由來,則是因為認為本名「凌解放」太現代,跟描述300多年前歷史故事的小說不合,另取「二月河」為筆名,意思是「二月的黃河冰凌解凍,向下流奔放」。

曾經採訪二月河的作家季季表示,二月河的生活一天到晚就是考證、寫作,是一個認真的「寫作上班族」,生活上沒有特別的享受。巴比倫出版社負責人花逸文也表示,讀二月河的作品時,會驚訝於其中廣博的知識,「他收集資料下的功夫一定很深,有時真的很訝異,他怎麼會了解這麼多事情?」

花逸文表示,二月河為人非常溫和、體貼,很重視讀者。二月河也曾在2009年來台跟台灣讀者見面,表示讀者是上帝、是情人,作家不能盡說教,歷史小說是寫人情世故,必須深入瞭解當時社會文化全貌,否則「不知一斤韭菜多少 錢,騎自行車也能上月球!」

(中時 )

#二月 #月河 #二月河 #小說 #紅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