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EPFR統計,過去一周債券型基金為資金淨流出131億美元,各類主要債券型基金均呈現資金淨流出,其中投資等級債券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84億美元、單周流出金額創新高,高收益債券型基金資金淨流出32億美元,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為資金淨流出9億美元。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因應短線波動環境,建議靠攏全球政府債券型基金與美國公用事業類股,前者債信評等較高,後者則具備內需導向、景氣防禦及高股利特性。聯準會升息走入末升段,將削弱強勢美元續強力道,已跌深的新興國家貨幣可望有反彈機會,新興當地貨幣債券型基金可持續列為長期核心配置。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指出,全球各類債券市場中,新興國家當地債被低估的程度最高,儘管新興國家體質已遠勝於數十年前,然而有些國家依然經濟體質脆弱,因此,展望2019年,釐清個別國家特有的題材更加重要,美國利率上揚期間對於不同國家的衝擊程度不同,聚焦與市場大盤低相關性(或低貝它風險)的投資機會。

麥可.哈森泰博認為,景氣循環末期的財政振興政策、法規鬆挷、減稅等刺激經濟政策,再加上關稅提高導致消費成本上揚,各項情境均將推升美國通膨壓力,因此預期聯準會2019年將持續升息朝向中性水準,美國公債殖利率也將被推升上揚。

(工商 )

#基金 #債券 #債券型基金 #國家 #債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