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跑條款不必要?年輕男子過勞駕駛連撞4輛法拉利,將面臨鉅額賠償,民間發起設賠償上限的「超跑條款」,要保險公司和超跑車主自行吸收超額賠償費。立委今(20)日問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意見,顧立雄指出,《民法》明文規定法院可以視情況減輕賠償金額,保險賠付也會代位求償,都回歸到民法。

顧立雄表示,在《民法》第218條中明載,「損害非因故意或重大過失所致者,如其賠償致賠償義務人之生計有重大影響時,法院得減輕其賠償金額」,也就是說,損害賠償額度如果會影響該機車騎士正常生活,法院本來就可以酌減賠償金條款,這是涉及《民法》侵權事項,跟有沒有保險無關。

顧立雄指出,即使有保「超額責任險」,保險公司去賠償了,也會代位求償,最後這個求償還是回歸到《民法》的侵權行為,而《民法》就是可以酌情減輕賠償的。

新北市20歲男子過勞駕駛,因恍神連撞4輛法拉利,要負擔的維修費可能有上千萬,金融界人士張晉源發起社賠償上限的「超跑條款」,表示台灣貧富差距變大,路上天價超跑一般人要是不小心擦撞,可能賠到無法正常生活,認為超跑不該成為「其他人的恐懼」。

財團法人保險犯罪防制中心董事長邵之雋也表示支持「超跑條款」,認為自己決定開名貴超跑,就應該自行負擔超額風險;國民黨政策會前執行長蔡正元更表示「無限期支持」,機車騎士不是故意,但保險公司卻會讓騎士破產活不下去,應該設「非故意撞損超跑」的賠償上限,超額部分由保險公司和超跑車主自行負擔。

(中時 )

#賠償 #保險 #民法 #顧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