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MG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部會計師劉中惠表示,臺商主要關注議題集中於三大重點,包括延伸寬限期條款、住所個人稅籍定義、外籍個人現行免稅補貼與新法專項附加扣除的銜接。

大陸個人所得法修正草案自今年8月31日頒布以來,社會各界對當中的各項具體操作存有非常多的疑問,期待相關實施細則能進一步釐清。中國大陸也隨後於10月20日頒布了《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及《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草稿,並進行了徵求意見程序。經大陸國家稅務總局精心琢磨,最終版本趕於12月22日敲定並正式對外頒布。

在寬限期條款的延伸方面,由於新法對「稅收居民」的定義調整,只要當年在陸居住累計滿183天便屬當地稅收居民,因而落入全球所得課稅網絡,故對大部分外派常駐大陸的臺幹而言,能否繼續適用舊法的寬限期條款(俗稱「坐月子」)攸關重要。實施細則草稿先前已預告有關操作將得以延續,最終版本亦明訂只要在陸連續居住不滿六年,並經向當地主管稅務機關備案,便可享免就境外所得在當地課稅的寬限處理。而就計算在陸居住滿183天的年度,只要一次離境超過30天,前述的連續六年期限亦可重新起算。

住所個人稅籍定義部分,劉中惠認為, 除應謹慎控管在大陸居住的天數,建議臺幹人員更應該先行檢視自身有否已在當地構成「住所」,簡單說,從實質重於形式的角度下,是否已經變成當地「居民」,而非僅「過客」。所謂「住所」,並非在大陸擁有房屋的狹義概念,實施細則明訂,在中國大陸境內有住所,是指「因戶籍、家庭、經濟利益關係而在境內習慣性居住」之情況。在此情況下,納稅義務當不再考慮實際在陸居住天數,亦不適用寬限期間內免就海外所得納稅的優惠處理。

至於外籍個人現行免稅補貼與新法專項附加扣除的銜接,劉中惠表示,新法引入了六項專項附加扣除的支出,包括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住房租金以及贍養老人支出,但扣除額相當有限,與原有法令中對於外籍人員免稅補貼的金額有很大的距離。例如,按照最終頒布的《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住房租金的扣除限額最高為每月人民幣1,500元,反觀目前外籍人員之租金只要按照實報實銷方式給付並在合理範圍內,可全額免稅。

(工商 )

#大陸 #住所 #寬限期 #免稅 #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