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男子於某日下午2時許飲酒後騎乘機車上路,後因騎車違規闖越紅燈左轉遭警察警鳴笛要求停車,男子卻置之不理並加速逃逸至某大樓地下停車場,後遭警攔檢盤查。

員警見其略有酒味便進行酒測,測得其酒後吐氣所含酒精成分達每公升0.52毫克,後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一審法院據以判決有期徒刑4月,並宣告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男子不服判決,認為因紅燈左轉違規,警察一路尾隨至大樓地下室前才鳴笛,但他已經左轉要進入大樓地下室來不及煞車,員警又尾隨至B1,認為他並非現行犯,且員警未依搜索程序調查而提出上訴。經上級法院審理後,認為員警調查程序合法,原審判決並無不當而駁回上訴。

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片來源:Pixabay)
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片來源:Pixabay)

*檢察官說法:

《刑事訴訟法》所謂之「搜索」,原則應需持有搜索票始得為之,但該法亦規定有數種於不及聲請核發搜索票,仍得逕行搜索之情形。其中,第131條第1項第2款即規定因追躡現行犯,有事實足認現行犯確實在內,得逕行搜索住宅或其他處所之情形。

若在公共場所發現犯罪嫌疑人後,始終無間斷地持續追躡該人,而該人嗣逃入住宅或其他私人領域者,即與以上規定之情形並非相同,而此種情形於外國實務上有所謂「熱追緝」或「熱追捕」之概念,亦即認前述始終追躡犯罪嫌疑人,並確實掌握其所在之情形下,因已無就該人之所在有誤判之可能,且此時追訴犯罪所得確保之公共利益已甚為明顯、具體,雖同時因未持搜索票而擅入住宅或私人領域實施逮捕,對該住宅或私人領域內之隱私權有所影響,然該隱私權所受影響程度尚為確保前述甚為明顯、具體之犯罪追訴公共利益下所得容許之限度,故認即便未執有搜索票,仍得進入住宅或其他私人領域內執行逮捕。

而我國《刑事訴訟法》上雖無前述「熱追緝」、「熱追捕」之概念或相類似規定,但依我國《刑事訴訟法》前述關於追躡現行犯之逕行搜索規定,其僅「有事實足認」之心證程度,即已容許無搜索票而進入住宅或私人領域執行搜索,則於始終追躡犯罪嫌疑人並完全掌握其所在之情形,若反謂應另行聲請搜索票始得進入住宅或私人領域執行逮捕,實有緩不濟急且輕重失衡之嫌。故上級審法院認為上述之「熱追緝」或「熱追捕」概念,於我國刑事追訴制度上得予以援用。

該案男子既為飲酒後騎機車上路,並於尚屬公共場所的路途中即遭警員對其產生涉犯公共危險罪之懷疑,其後警員趨車尾隨要求其停車,但他未予理會而進入大樓地下室停車場,因此員警懷疑該男子涉犯公共危險罪嫌既始於公共場所,且始終追躡至屬私人場所之大樓停車場,甚且於男子進入大樓停車場後,仍尾隨進入,與上述「熱追緝」之概念相符,故本案員警進入男子私人停車場內,雖未執有搜索票,然依前述亦難認違法。因此,男子的上訴因無理由而被上級審法院駁回而確定(酒駕案件屬二審確定案件),他將面臨有期徒刑4月之刑事處罰。

(中時電子報)

#酒測 #私人停車場 #檢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