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姓婦人因產後憂鬱,護理師勸她要適時發洩情緒,沒想到她竟想起求學時被陳姓男同學拋棄,傳簡訊給陳表示要讓「當年那個可惡的女人,要讓她死」,結果惹上恐嚇官司。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法官認為楊婦不知道當年讓她出局的「那個可惡女人」已和陳結婚,更不會知道陳會通知「當年那個女人」,認定她婦沒有犯意,判她無罪。

楊婦2017年9月5日傳送「……尤其當年那可惡的文化女,我一定更不會放過她,讓她死……她一定得死……」的訊息給陳;陳認為楊的訊息讓他妻子心生畏懼,因此提出告訴,檢察官偵查後,依恐嚇罪起訴楊婦。

北院審理時,楊婦稱,陳是她2009年就讀二技的同學,陳先追求她,她考慮良久決定接受,後來陳卻在臉書貼上跟女生的合照,讓她覺得感情受騙,由於合照標示女生念文化大學,所以叫這個女生「文化女」,發送訊息只是在抒發情緒。

楊婦的律師進一步解釋,楊婦認為被陳男玩弄感情,發訊息時因剛產子有產後憂鬱症,經護理師建議發洩心中抑鬱,應能改善健康,她才傳訊息,就算用語過激,頂多只是詛咒,不是恐嚇。

法官認為,楊婦稱二技畢業後,與陳男並無接觸,不知道「當年那可惡的文化女」與陳的關係,陳更說,不清楚楊婦是否知道他結婚的對象為誰,可見楊婦的認知,停留在10年前那一張合照上,難以認定楊婦主觀上,認為訊息會藉由陳傳遞給陳妻,罪證不足下,判她無罪。

(中時 )

#文化 #女人 #情緒 #產後憂鬱 #產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