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通電收公司辦理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與高速公路局訴訟不斷。遠通認為高公局超出原契約約定,從原計次收費改為計程收費,原本「一段式費率」改為「三段式費率」系統,導致須額外增加合約外的開發建置費,訴請高公局補償。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法官認為依契約高公局須補償費用,判決要給付遠通1億2015萬2376元。可上訴。

判決指出,遠通電收與高公局在2007年8月22日簽訂「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建置及營運契約」,由遠通負責ETC建置、營運、維護、操作及行銷服務。遠通認為,由「計次收費」階段進入「計程收費」時,依約採用原規格就可符合計程收費功能,但高公局卻在2012年6月13日召開研商會議,指示配合超出原契約工作範圍,設計開發多元系統項目,要採「優惠里程、標準費率、長途折扣費率」的「三段式費率」系統。

為因應改變,遠通在2013年1月底與三家公司簽訂系統開發等契約,共額外支付修改系統費用1億2015萬2376元。依照雙方契約,高公局是可以因公共利益考量,指示遠通變更工作範圍,但要補償因此增加的支出費用,因高公局不願賠償,遠通提訴訟要求給付相關費用。

高公局審理時抗辯,指三段式費率也屬契工作範圍,不構成變更。且契約並未約定計程收費的計費方式,更沒約定僅能實施一段式費率,若遠通需修改系統才能滿足三段式費用的要求,應自行負責。

北院審理後,法官認為依契約內容,雙方簽約當時,國道電子收費系統雖仍處於計次收費階段,但已預計將改行計程收費,且遠通已提出系統轉換計畫,但依契約工作範圍,無法從條文認定遠通所應建置、營運的國道電子收費系統包括三段式費率系統。

法官認為,在一段式收費情境下,因無優惠里程,系統不需進行額外判斷,但三段式從「車」的行為轉換成「人」的行為收費式,系統在「日結歸戶」之外,還要考慮每日與監理站交換資料,以確保車主正確性,避免收費爭議。兩種是截然不同的思維,需要重新定義系統規格與設計,三段式費率系統確屬工作範圍變更,高公局依約必須補償遠通支出費1億2015萬多元。

(中時 )

#系統 #收費 #費率 #高公局 #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