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白髮蒼蒼的受難者家屬在子孫攙扶下,手持鮮花緬懷親人。(許家寧攝)
許多白髮蒼蒼的受難者家屬在子孫攙扶下,手持鮮花緬懷親人。(許家寧攝)
縣長徐榛蔚在和平紀念碑前獻上象徵祝福的百合花。(許家寧攝)
縣長徐榛蔚在和平紀念碑前獻上象徵祝福的百合花。(許家寧攝)
花蓮縣228關懷協會在和平廣場舉行「追思音樂會」。(許家寧攝)
花蓮縣228關懷協會在和平廣場舉行「追思音樂會」。(許家寧攝)

紀念二二八事件72周年,花蓮縣長徐榛蔚與受難遺族一同獻花追思,家屬鄭英賢感謝前縣長傅崐萁重視二二八遺族,任內打造優美的和平廣場,透露已故的傅兆林回憶國軍機關槍掃射雄中時,驚險趴下撿回一命情景,驚呼「差點就沒我們崐萁了!」

花蓮縣二二八關懷協會今天上午在和平廣場舉行「追思音樂會」,徐榛蔚親自到場獻花致悼、敲響和平鐘,向花蓮罹難者與遺族表達慰問,在詩歌愛的真諦悠揚音樂聲中,徐榛蔚盼記取這段傷痛的歷史教訓,「凡事包容、凡事盼望」,包容錯誤,破繭而出,共同走向希望。

花蓮縣二二八協會理事長鄭英賢表示,花蓮在二二八過後的半世紀,直到1997年才設立紀念碑,為全台最晚設立紀念碑縣市;他指出,當年花蓮有200多位無辜民眾受牽連,擔任教職的父親鄭據也因遭人舉報,身陷牢獄之災,心中陰影直到彌留之際仍以日語呼喊「不要抓我!」

鄭英賢也肯定前縣長傅崐萁正視歷史,任內打造和平廣場,告慰受難者、撫平家屬傷痛,去年病逝的傅兆林老先生曾向他口述,國軍當年砲擊雄中自衛隊,還是雄中學生的傅爸爸在機關槍掃射下,趴著逃過一命,「差一點就沒有我們傅崐萁了。」

鄭英賢說,72年過去了,花蓮縣內受難者僅剩柯萬見、王玉成,兩名耆老也已逾9旬高齡,認同徐榛蔚縣長「和解過去,走向希望」態度,不過仍有些對於二二八誤解言論,讓他看了很心痛,有責任繼續讓將事件原委客觀呈現,教育後人勿重蹈覆轍。

受難家屬中,創辦台灣首支原民棒球隊「能高團」的林桂興為花蓮市長魏嘉賢的「外曾伯公」,另鳳林鎮殉難的醫師張七郎父子則為張懷文的「叔公」,魏嘉賢表示,過去那段歷史是許多受難家族不願多談的傷痛記憶,他期盼各族群不再有對立,一起和平在花蓮這塊土地生活。

(中時 )

#花蓮 #二二八 #徐榛蔚 #傅崐萁 #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