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72周年了,然而儘管如今政府年年紀念,教科書也花了大量篇幅介紹此事,但關於二二八,卻還有一些互相矛盾的說法存在,常有人痛批二二八事件是政府屠殺手無寸鐵的台灣人,但這樣的說法,卻又跟其他說法和當時整個中華民國的時空背景兜不上來。

首先,我們民進黨政府的文化部長才於今年1月21日出席了黃金島的告別式。黃金島生於1926年,今年1月8日去世,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黃金島加入二七部隊擔任警備隊長,跟國軍作戰。此外民進黨籍前台中市長林佳龍,2017年市長任內也特別表彰二七部隊,聲稱二七部隊就是台灣精神。

作戰、部隊這些詞,乍聽跟綠營長期宣傳的二二八印象不合,綠營常喜歡說二二八事件是陳儀向在南京的蔣中正求援後,蔣中正派軍隊來台灣屠殺「手無寸鐵」的台灣人,因此蔣中正是二二八元凶,不該繼續用中正紀念堂緬懷蔣中正。但果真如此,民間怎會有部隊?怎會跟國軍作戰?

再對比同時間中國大陸的環境背景,1945年8月日本戰敗,八年抗戰結束,但是國共兩黨馬上開始在全國搶地盤,爆發各種衝突,最終演變成全面內戰,到1949年國民黨全面潰敗,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播遷來台。

二二八事件發生在1947年2月,而在前一個月,共軍才在山東的魯南戰役殲滅國軍第26軍,到了2月,同樣在山東,萊蕪戰役裡共軍殲滅了國軍的第46軍和第73軍,同年五,,連國軍五大主力之一的第74軍也慘遭共軍在山東的孟良崮戰役中殲滅,不僅如此,同月東北的通化、山西的陽泉和內蒙的通遼等城市紛紛被共軍占領。

26軍、73軍和46軍都是裝備有美式裝備的國軍精銳,卻和五大主力之一的74軍都慘遭殲滅,各地城市也紛紛失守,說明1947年初,國軍在戰場上已出現兵力捉襟見肘、戰局吃緊的情形,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台灣不滿意陳儀統治的,都是一群「手無寸鐵」用和平方式抗議的群眾,蔣中正會浪費寶貴的兵力,同意特地從南京調軍到台灣幫陳儀鎮壓嗎?

所以二二八事件,從頭到尾都不是政府屠殺「手無寸鐵」的台灣民眾,反而是一開始部分反政府民眾搶了軍火,成立了包括二七部隊在內的各種武裝勢力,到處攻占政府機關,連當時的台中市長都被民軍抓了起來,嘉義的國軍則被民軍圍困在水上機場出不去,被斷水斷電,這才讓兵力不足因應全島亂象的陳儀,有了請蔣中正調兵增援的理由。否則做為地方官吏的陳儀,如果能自己解決早就自己解決了,有必要在蔣中正為大陸剿共戰局焦頭爛額之際,還請蔣中正幫忙派兵解決,給長官添麻煩討罵嗎?沒有一個當官的,會這麼蠢。

民間武裝力量甚至毆打、殺害無辜的外省民眾出氣,柯文哲的父親曾指出柯文哲的祖父228時在小學當老師,把外省來的校長和同事通通帶到家裡保護。試想如果當時攻擊對象未包括外省平民,柯文哲的祖父何需多此一舉?又如果只是毆打一下就算了,有必要熱心到為此就把同事通通帶回家保護嗎?事實上就是有外省民眾因此被暴徒毆打至死的案例,1994年行政院出版的228研究報告指出,有位專賣局科員劉青山,只因為當時民眾對台北專賣局人員查緝私菸不滿,連帶牽怒他,把他打到重傷,他被送醫後,民眾還不滿意,竟然又去醫院把他打死。

甚至當時有位本省籍的醫師王文其,看到受傷的外省人銀行經理,基於醫生的天職,加以收留保護,結果竟有暴徒到他診所開槍,要他交出人,並把他抓去關起來,幸好後來有人暗中將他放出,否則他也可能沒命。孫運璿、嚴家淦、新竹中學校長辛志平等外省人也都是得到善心本省人保護才能倖免於難。

所以我們討論二二八,評論蔣中正是否該出兵、是不是元凶時,不能忽視這些時空背景,不然將難以給予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一個公允的評價。如果有人老是講「勿忘228」,卻從不告訴你228加害者並非只限擁有公權力者,也不告訴你受害者包括外省民眾,那麼喊這些話的人,要你勿忘的二二八,不是歷史的二二八,而是政治的二二八,是為特定政治目的服務的二二八。

(中時 )

#二二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