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蘇貞昌今年頻頻表達堅定抵抗中共的決心,被藍委質疑不追求和平後,反嗆蔣中正也說過「十萬青年十萬軍」,然而蘇貞昌院長似乎小時候歷史課沒學好,沒有聽過「攘外必先安內」,也忘了1931年到1937年之間,中日關係發生了甚麼事。

1931年9月日本侵略東北,九一八事變爆發,東三省全面淪陷,但中日兩國並未進入全面戰爭;1932年日軍進犯上海,國軍予以反擊,最終雙方簽了停戰協定;1933年日軍攻占熱河,進逼長城,我方再與之簽訂停戰協定。一直到了1937年,日軍進犯平津,旋即雙方在上海開打,中日兩國才終於進入全面戰爭狀態。

1931年到1937年之間,蔣中正是主管軍事大權的軍事委員會主席,期間也擔任過行政院長,面對日軍進犯,遲遲不全面抗戰,因此被當時的中共抨擊他「不抗日」。

然而蔣中正果真不想抗日嗎?當然不是,他採取「攘外必先安內」政策,一方面是因為面對外敵日本的進逼,和國內中共武裝勢力的割據,他深知需要統一國內,才能確保跟日本作戰時,不必分心應付共軍的游擊隊。另一方面更是因為他知道以中國的國力,抗戰急不得,急了就會亡國。

1931年九一八事變時,儘管距離北伐成功已過了3年,但當時的國民政府實質掌握的地區只有江蘇、浙江、安徽等幾個華中省份,大西南還被地方軍閥牢牢掌握。如果那時就全面抗戰,當上海南京失陷後,中央政府能撤到哪裡?因此蔣中正採取「攘外必先安內」政策,藉由剿共的過程中,讓中央政府勢力進入貴州、四川,成為未來抗日的大本營,這些思維他在自己的日記中寫得清清楚楚,不是不抵抗,而是需要做好準備。

畢竟當時的中國面對日本,各方面都處於劣勢,資源上,當時中國的東北已經被日本占領,成立了「滿州國」,所以扣掉滿州國的部分不算,當時中國的媒產量只有日本的一半;而鋼產量跟石油產量只有日本的百分之一;工業生產的總值部份也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物產不足、錢又不足,導致中國根本就沒有那麼多錢來養軍隊,遑論買先進的裝備了。所以中國人看似雖多,可是裝備卻遠比日本落後。

因此蔣中正抓緊時間,在1931年到1937年這段時間,聘請德國顧問,進口德式裝備,希望打造出60個最精銳的「德式師」,但縱使是這樣的師,在砲兵、山炮方面也只有日本一個師團的三分之一而已,遑論國軍其他的師了。然而時間不夠,如果抗戰延到1938年才開打,中國可以擁有30個初步成形的德式師,但1937年就開打,導致只有20個編制上調整完成,但裝備尚未全面到位的半吊子德式師,因此自然不是日本的對手,全面抗戰後國軍一瀉千里,華北華中各大城市迅速淪陷。

但幸好全面抗戰是1937年才爆發,當時我們有了德式師,淞滬會戰撐了三個月,政府有足夠時間把大量工廠物資撤到大後方打持久戰,粉碎了日本「三月亡華」的狂言,撐了八年贏得勝利。如果1931年蔣中正就忍不住讓中國全面抗戰,讓一群手上只有大刀的兵面對日本的槍砲坦克,只怕中國真的就淪亡在日本手中了。

所以面對外敵進犯當然應該抵抗,但不該是子路那種「暴虎馮河」的作風,子路只是小老百姓,頂多個人因此喪命,尚且不被孔子苟同,若是執政者看不清楚雙方實力差距,沒有做好準備,就迫不及待的開打,搞到本來可以不被滅亡的國家因此亡國了,豈非千古罪人、全民受累?

以兩岸現在軍力的差距,沒有人敢說我們能靠自己的力量就打贏解放軍,除非民進黨政府有把握開打後美軍肯定會立刻來救我們,否則難道不該全力爭取和平嗎?讓解放軍提早武力犯台,對我們有甚麼好處?

中共是否武力犯台,受三大因素影響,一個是美軍是否會介入,這點操之在美國,我們影響力有限;另一個是兩岸軍事實力對比,這點我們也處於不立的局面,1990年台灣GDP是大陸的43.8%,如今只剩5%,縱使近年大陸經濟成長率放緩,仍至少是我方的2.5倍,沒有錢談甚麼國防建設?

於是導致如今制海權上,對岸航母1艘,驅逐艦32艘,巡防艦51艘,護衛艦42艘,我們只有驅逐艦4艘和巡防艦22艘,更不用說水下兵力上,我們只有2艘能戰鬥的潛艦,大陸核子潛艦17艘,常規潛艦53艘。有些國人可能還停留在1996年台海危機時大陸海軍戰力薄弱,跟我方差不多的印象,殊不知在強大國力和經濟實力的支撐下,二十多年大陸海軍突飛猛進,我們早已徹底喪失台海制海權。

空戰也不會好到哪裡去,我們空軍只有355架戰鬥機,且自從2002年後就沒有新戰鬥機成軍,反觀共軍空軍有約1673架戰鬥機,還有120架轟炸機,而且戰鬥機當中有超過一半都是2002年後才成軍的新型機種,不知道蘇貞昌院長到底哪來的信新認為我們可以像英國一樣,靠自己的力量就取得制海權制空權,不讓敵軍登陸?

但還有第三個因素影響中共是否犯台:兩岸關係。儘管扣除核武不算,中共整體的軍力已高居世界第二,僅次美國,但1988年之後中共不曾對外動武,單以軍力而論,中共要收復被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霸占的南沙群島島礁有何困難?

但如今的中共高度融入國際經貿體系,一旦對外開戰,縱使美國等列強不武裝介入,發動的經貿等制裁措施殺傷力也不容輕忽,因此對中共而言,兩岸關係如果夠和緩,台灣方面也承認一個中國(不必講誰代表一個中國),不搞台獨,那中共沒有必要甘冒軍事、經濟、政治上的各種風險與損失急著武力犯台。可倘若我們宣布台獨,中共還不動武,幾十年來中共口口聲聲揚言絕不容忍台獨,事到臨頭卻龜縮的話,以後對內統治威望何存?

所以搞好兩岸關係,給中共面子,讓他沒有立刻武力犯台的必要性,是我們政府可以做到的維護台海和平重要手段。可以採用的方式也很多元,簽和平協議或承認九二共識都是,民進黨政府如果不喜歡國民黨提出的這些方式,是否該提出其他更可行的方式呢?而非像8十多年前不懂事的中國老百姓一樣,一味要求蔣中正抗日,搞不清楚提前抗日下場就是亡國。

從選票考量上,民進黨這些強硬的喊話,跟中共當年要求蔣中正抗日的言論,肯定更得民心。但從國家利益來看,務實面對國家實力,先做好該有準備不盲目求戰的國民黨,不管是在八十年前還是如今,顯然都是中華民國更務實、更負責任、更有戰略眼光的執政黨。

(中時 )

#中共 #日本 #我們 #中國 #蔣中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