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三位白衣女子出現在「浮生若夢」旅店,妙齡女子要參加「未來旅行團」,嚮往無數的機會;年輕少女要參加「今天旅行團」,喝下忘情水,每一天都只記得當下;中年婦人要參加「過去旅行團」,大吼著:「我沒有那麼好命,所以只能選擇過去,但過去有比較快樂嗎?」(鄭任南攝)
劇中,三位白衣女子出現在「浮生若夢」旅店,妙齡女子要參加「未來旅行團」,嚮往無數的機會;年輕少女要參加「今天旅行團」,喝下忘情水,每一天都只記得當下;中年婦人要參加「過去旅行團」,大吼著:「我沒有那麼好命,所以只能選擇過去,但過去有比較快樂嗎?」(鄭任南攝)
眼球先生最新劇場作品「260號房」6日進行彩排,260號房是一場結合「繪畫、戲劇、舞蹈」等元素的實驗性演出,創造出給觀眾有如觀賞超現實畫作的感受。(鄭任南攝)
眼球先生最新劇場作品「260號房」6日進行彩排,260號房是一場結合「繪畫、戲劇、舞蹈」等元素的實驗性演出,創造出給觀眾有如觀賞超現實畫作的感受。(鄭任南攝)
眼球先生最新劇場作品「260號房」6日進行彩排,260號房是一場結合「繪畫、戲劇、舞蹈」等元素的實驗性演出,創造出給觀眾有如觀賞超現實畫作的感受。(鄭任南攝)
眼球先生最新劇場作品「260號房」6日進行彩排,260號房是一場結合「繪畫、戲劇、舞蹈」等元素的實驗性演出,創造出給觀眾有如觀賞超現實畫作的感受。(鄭任南攝)

如何面對生命的無常?藝術家「眼球先生」向來以誇張的眼球造型引起關注,但在父親過世後,他將傷逝的心情轉化爲創作,更將舞台劇、現代舞和繪畫三種表現形式濃縮在一方白紙上同時演出,在超現實的空間裡娓娓道來各種奇妙的人生故事,「這齣劇很像人生旅程,是一部跟生命有關的創作。」

舞台上鋪著巨大的白紙,只見眼球先生匍匐在地,在白紙上畫著如夢般奇幻的場景,演員與舞者穿梭在他身邊,在《260號房》劇中上演一齣齣時而荒誕時而嚴肅的戲碼。

劇中眼球先生正是借宿「浮生若夢」旅店260號房的房客,看著不同的房客來去,有人寄望明日,有人活在當下,也有人眷戀過去,最終在歡樂的歌舞了悟一切「繁華都是夢」,舞者褪下華美的衣裳走出舞台。

48歲的眼球先生創作類型橫跨繪畫、劇場、設計、時尚等。他表示,從小鼓勵他學畫的父親在三年前突然因腦癌過世,他深受打擊,「小時候我在牆壁上亂塗鴉,爸爸也不會責怪我,還帶我到處去參加寫生比賽。對我來說這麼重要的人卻離開了,我親身跟著他走了這一遭,看著他變老、生病,一度走不出來。」

眼球先生表示,他將這份面對生命無常的心境融入創作,「命名為『260號』,正是因為《心經》有260個字。《心經》中『空』的概念告訴我,生命中的無常,其實是正常的。」

(中時 )

#眼球 #眼球先生 #先生 #創作 #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