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簡芝穎同乘IDF。(軍聞社提供)
張簡芝穎同乘IDF。(軍聞社提供)

「飛行員守護領空、航醫守護飛行員」,談起飛行員與航醫的關係,航醫張簡芝穎中尉這樣形容。一名飛行員圓滿完成任務,背後除了後勤維保的地勤人員外,肩負著看顧飛行員健康的重責大任的航空醫官,也是捍衛領空安全的一大幕後功臣。

「航空醫官」不單只是「部隊中的醫官」,空軍第三聯隊分隊長侯正男中校指出,航醫需要跟飛行員們朝夕相處,才能實際上了解飛行員從早上起床,一直到晚上就寢前,一整天的忙碌過程,包含飛行準備、飛行提示,以及飛行後的歸詢等,一層層需要承受的壓力。

已擔任航醫官一年半的張簡芝穎也分享,航醫們跟飛行教官都住在同一區的寢室,也會在同一個餐廳用餐;而當飛行員完成飛行任務後,若有感冒、不舒服,航醫就會過去看診、用藥,就像是專屬「家庭醫師」,甚至有時飛行員的眷屬身體不適、孩童受傷,也會帶到醫務所由航醫協助檢查、醫療;「我們其實跟教官們的太太、小朋友都滿親近的,他們都認得我們!」張簡笑說。

談起航醫及一般醫生的差異,張簡芝穎說,醫生主要是面對病患,透過問診及各項檢查,診斷疾病並選擇最適合的治療方式;而身為航醫官,必須協助健康飛行員在面對極端飛行環境及壓力下,能避免職業傷害、順利執行飛行任務,生理、心理都必須兼顧。

她進一步說,相較於醫學系所教授的生理學、病理學,航空醫學探討人體在高空的極限環境下產生的生理變化,包含高空、低溫、低壓、缺氧、空間迷向及高G力環境等;而為使航醫們能掌握飛行教官實際面臨的身體壓力,訓練期間除了通過學科考試外,航醫學員們也必須經歷求生訓、迷向機、艙航訓及人體離心機等術科測驗。

張簡說,完成醫學院7年教育後,自己很幸運分發到空軍,也順利通過航醫訓,選擇至戰鬥機部隊服務,「我喜歡嘗試沒試過的東西,航空醫學專科也是比較特別的領域」,未來也期許自己能成為「健康守護者」,照顧飛行員的健康,同時看顧眷屬,讓飛行員執行任務時沒有後顧之憂。

(中時 )

#飛行員 #飛行 #醫官 #航空 #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