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愛荷華級戰艦

曾經被視為強權象徵的大型戰列艦,其功能在二次大戰後被航空母艦取代,隨著時代演進,戰列艦的強火力、重裝甲可能在未來中美的西太平洋衝突中重新扮演主角。美軍神盾級導彈驅逐艦執行東海與南海「航行自由」任務日趨頻繁,但幾次神盾艦撞船意外卻暴露出這種小型戰艦的弱點。美媒分析指出,美海軍應該調整策略,重新建造戰列艦來執行其南海與東海巡航任務,並應對中共在第一島鏈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挑戰。

美媒《國家利益》指出,大型戰列艦的發展在二次大戰達到頂峰,日本超級戰艦大和艦和武藏艦各裝備了9支18.1英寸巨砲,這也是迄今為止最大的海軍艦炮,不過他們從未擊沉過任何一艘美國軍艦。二次大戰後期,海軍航空武力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讓這兩艘巨型戰列艦只剩下旗艦功能,還兼運送部隊,活像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大而無當的鋼鐵恐龍。

但現在情況不同,未來的戰爭中戰列艦的作用將再度獲重視。它的裝甲經得起衝撞──中共艦艇相當喜愛這種戰術──若在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爭轉變成正面火力交鋒時,戰列艦的強大火力可以在危險戰區讓美軍轉守為攻。戰列艦會不會被擊沉?會的,但相當困難。當年美軍命中11枚魚雷和6枚炸彈才擊沉大和艦,擊沉武藏艦則是19枚魚雷加17枚炸彈。不過他們在沉沒前,已因受重創而失去功能。

美軍費茲傑羅號驅逐艦去年7月遭貨櫃船撞擊,艦艇完全癱瘓還導致7名水手死亡。圖為費茲傑羅號受創。(圖/美國海軍)
美軍費茲傑羅號驅逐艦去年7月遭貨櫃船撞擊,艦艇完全癱瘓還導致7名水手死亡。圖為費茲傑羅號受創。(圖/美國海軍)

文章指出,二次大戰後,美海軍大力發展航母,但大規模戰爭寥寥無幾,反而是零星瑣碎的軍事任務一堆。例如在應對中共的崛起時,最常見的任務是南海與東海的「航行自由任務」(FONOPs),根本不需要戰鬥。中共也很理智,還沒有過激的挑戰行為。但是執行這類任務的導彈驅逐艦都太過於脆弱,去年有2艘神盾驅逐艦與民用船舶相撞,總共造成17名水手死亡。先不談航海技術問題,這兩次碰撞事件說明美國軍艦太脆弱,以前都是軍艦撞傷油輪,現在卻完全相反。

分析表示,美國海軍當然需要航母打擊群及火力強大的導彈驅逐艦,但隨著中共海軍快速發展,也應該要有存活能力較強的戰艦,否則在南海航行會變成高危險任務。航行自由任務的戰艦用不著隱形功能,它就是要目標明顯,老式戰列艦目標夠大,但現在是21世紀,美海軍應該打造新型戰列艦。它將使用先進裝甲材料與自動化損壞控制系統以強化生存力,在遭到攻擊後還能返航。配備的攻擊武器可以依任務選定,但生存能力是最重要關鍵。

中共最新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目的在將美國阻擋在西太平洋之外,共軍迅速擴大和改進在陸上、海上、海底和太空傳感器網絡,可以很快探測到日本、沖繩、台灣、菲律賓這個第一島鏈間的所有動態,其精確製導武器也讓中共有能力可以命中島鏈上的所有目標。美國應對的方式是不斷研究新的戰術計劃,例如「空海一體戰」(AirSea Battle Stragegy)、「全球公域介入與機動聯合概念」(JAM-GC)和「第三次抵銷戰略」(Third Offset Stragegy)。這些計劃的共同點是強調「進攻是最好的防守」,因此認為美國應先切斷中共的指揮控制網絡,而不是去防禦中共的A2/AD攻擊,不過如此一來,也意味著與中共的A2/AD衝突將立即升級為全面戰爭。

這就是未來戰列艦可用武之地:為美國提供有限度軍事衝突的防禦選項。例如,戰列艦可以癱瘓中共海底傳感器或切斷中共海底電纜的手段來應對共軍挑釁,就算被撞擊──這是中共與北韓非常喜愛的戰術──仍可以繼續執行任務,一旦A2 / AD升級成全面交火,戰艦可以在交戰區立即反守為攻。

美國神盾艦狄卡特號巡航南海時,遭中共蘭州號導彈驅逐艦阻攔,雙發並發生危險接近狀況。圖為美國海軍發布兩艦幾乎碰撞的空照圖。(圖/美國海軍)
美國神盾艦狄卡特號巡航南海時,遭中共蘭州號導彈驅逐艦阻攔,雙發並發生危險接近狀況。圖為美國海軍發布兩艦幾乎碰撞的空照圖。(圖/美國海軍)

文章最後說,美國海軍永遠不會再打造裝備超級巨炮的無畏級戰艦,但現在有必要重新考慮強化海軍艦艇的裝甲,因為就算有最具攻擊性的跑鋒,球隊也需要一些能經受衝撞的強悍線衛。未來的戰列艦除了能給予敵人致命一擊,還可以提供總統在戰事的不同選項。常態性的「自由航行」任務已經證明美軍確實有這些的需求。未來A2 / AD威脅與危險性可能會持續升高,只有強大生存能力戰艦才能安全地執行任務。

文章來源:China and North Korea's Worst Fear: The U.S. Navy Starts Building New 'Battleships'

(中時電子報)

#第一島鏈 #西太平洋 #戰列艦 #A2/AD #南海巡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