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性侵遭起訴的導演鈕承澤,台北地方法院日前為是否境管傳他出庭,合議庭評議後,認為有限境必要,作成限制出境、出海的處分,鈕承澤不服,認為合議庭僅憑一紙函文辦理限境,沒有限制出境、出海理由,有違反刑訴法未敘明理由的重大違誤,今(13)日向二審高院提出抗告,請求撤銷限境處分。

鈕承澤在北檢偵查時,獲150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和出海,限境期限到3月13日,北院3月5日開庭傳喚鈕承澤,雖然他說要留在台灣為自己的清白奮戰,但合議庭認為鈕承澤,涉犯係刑法第221條最輕本刑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重罪,且資力雄厚,又有國外工作計畫,具備在國外長期居住、生活能力,衡諸本案審理的公益及侵害被告權利的私益,本月7日裁定限制出境、出海的處分。

鈕承澤得知後不服限境的處分,經和律師商討,今(13)日提出抗告。抗告理由提到,法律規定對於判決前關於管轄或訴訟程序的裁定不得抗告,但關於羈押、具保、責付、限制住居、搜索、扣押或扣押物發還、變價、擔保金、身體檢查、通訊監察、因鑑定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處所的裁定,不在此限。

北院限制他出境、出海,只憑函文辦理,卻未見限制出境、出海的理由,他到現在都未收到限制出境的裁定書,北院裁定有違背刑事訴訟法223條,應敘述理由而未敘述的重大違誤,請求撤銷原本的限制出境、出海處分。

鈕承澤被控執導電影「跑馬」期間,認識被害女子,去年11月23日,劇組原訂召開工作會議,鈕臨時取消會議,改邀請友人到家裡聚會,劇組人員離去後,鈕涉嫌將被害女子強壓在沙發上強脫衣褲,並以手指強行插入被害女子下體,檢察官偵辦後,將鈕承澤依強制性交罪起訴。

(中時 )

#出境 #鈕承澤 #限制出境 #處分 #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