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翔在《老大人》演出和小戽斗的動人父子情,近日不斷被問和已逝父親金超白的關係,他悲傷揮揮手說:「不想說了,每說一次都傷心。」他表示年少時愛玩、在外鬼混,父親一開始生病時還不以為意,「想說住院就去陪他,講話還會頂嘴。」直到醫生告知胃腺癌情況不樂觀,必須有心理準備,他半夜坐在病床旁,回想起從小和爸爸相處過程,父親走後自囚家中3個月,「朋友還以為我要自殺了。」

直腸子的喜翔坦言至今還是會埋怨嫁到國外的姊妹,他不氣她們沒支出父親的龐大醫療費用,「畢竟都出嫁了,姊姊是寡婦,妹妹又嫁給騎師,賭得比賺得多。」但明已告知姊妹父親重病,卻無人回國探望,臨終前只剩兒子在身邊,喜翔一氣之下未告知任何人父親過世,就連國外母親和姊妹都被瞞在鼓裡,「我一人送他出殯,沒有發過白帖,何必呢?又不是在乎這些錢。

喜翔憶當年首度拿金鐘獎時在台上僅說一句謝謝,下台後只想到父親,因為喜翔父親性格剛烈,從不參加金馬獎等獎項,「他覺得是有一批人操作。」他表示父親在世時在導演協會常「開砲」,喜翔的脾氣正遺傳自父親,年輕時對很多事看不慣,經常和導演大打出手,而現在一想念父親就會去上墳,還會特地把墳打掃得非常乾凈,笑言:「因為他有潔癖!」

和身在國外的母親則是常視訊,喜翔打趣說儘管要聽母親滔滔不絕的嘮叨,但只要把電話拿遠點就沒問題,他表示過去聊到雙方不開心就會掛電話,現在他懂得回答6字秘訣:「好啦,我知道了。」這都是他多年後才體悟出的孝道。《老大人》22日上映。

(中時 )

#喜翔